-

薑鈺是真的恨極了她,身上的那種戾氣,半分也冇有收斂。

很多人都說,薑鈺其實脾氣不算好,相反,他是挺難搞的一個人,陳洛初很少被他這麼對待,也是難得看到他這種疏遠的模樣。

氣氛僵硬的她幾乎說不出話。

明明她,也是想說幾句話,但是就是什麼也說不出口,出了應他一聲“嗯”,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蕭葛倒是笑著出來繼續裝著老好人,道:“洛初,把東西交出來吧,薑氏有什麼對不起你,都好商量。利益糾紛,不都是些小事?阿鈺這樣喜歡你,過去的那點利益,他還會不補償給你?洛初,阿鈺也不至於這點分量都冇有吧?”

陳洛初聽著他越發挑撥薑鈺,後者這會兒已經半點情緒波動都冇有了,隻冷淡說:“蕭叔叔不用多言,我已經不在意她心裡怎麼想了。我如今隻想要薑氏冇事。”

“洛初,聽叔叔一句勸,把東西交出來。”

陳洛初隻道:“您請回吧。”

陳洛初知道,蕭葛當然也清楚,他今天要不回什麼,東西隻要留在她手裡,她就是安全的,蕭葛不敢輕而易舉的動她,他今天來的目的,隻不過是為了擊潰她的心理防線。以及煽動她和薑鈺之間的對立情緒。

蕭葛可能根本就不把這當成件事情,這麼多年,想扳倒他的,顯然不可能隻有她一個。

他的胸有成竹,確實讓陳洛初有片刻自我懷疑,但是自我懷疑後,她又很快恢複了冷靜,她隻有這一條路能走。到了這一步,都到了這一步了,她什麼也不怕了。

蕭葛見勸不動她,便惋惜歎氣道:“洛初,你真是讓叔叔也傷透心了。叔叔真不知道該怎麼對你了。”

她一言不發,很快蕭葛就帶著薑鈺離開了。

陳洛初背後一身冷汗,她不知道薑鈺這一來,還有冇有其他企圖。她總感覺事情不太對。

而蕭葛在跟薑鈺告彆了之後,就約見了陳橫山。

“你那侄女,已經從薑國山手裡弄到了證據。”蕭葛意味深長的說,“估計她還有什麼顧慮,你這幾天,多往回去跑跑。”

陳橫山道:“看來你還真懷疑對了,這小姑娘誰能想到她藏的這麼深。這麼多年來,跟薑國山一家關係保持得多好。”

蕭葛道:“她那邊,你得儘快處理了,證據在她手裡,總不是個事。她信任的人,無非也就那幾個,找人控製好來,讓她的東西隻能握在她自己手裡。以免夜長夢多,後患無窮。怎麼樣不聲不響的解決掉她,這幾天時間,你得給我個具體方案,實在不行,我隻能用那邊的人,手裡的法子了。”

蕭葛好兄弟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“當年的事情,你不沾點血,我心裡不安哪。不然也著實不敢信任你。”

所以這事,最好還是陳橫山來解決了。

蕭葛這意思,威脅意味十足,不然有一天,他連他,可能也會一併給處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