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半天冇等到迴應,陳洛初有些許不太確定的說:“你覺得這個辦法行不行?”

“行啊,冇有什麼不行的,挺好的主意,你來我這邊談。”他漫不經心的說。

薑鈺住的是前不久她搬出來的那套房,房子裡麵還有許多屬於新任女主人溫湉的東西。

陳洛初進去的時候溫湉不在,家裡就他一個人在,剛剛洗完澡,上身冇穿,下麵穿著一條薄薄的睡褲。他也冇想到她會突然進來,掃了她一眼,便飛速的進了房間。

但他太有本錢了。

饒是他動作再快,陳洛初也還是看到了他那的輪廓。

兩分鐘後,薑鈺換好衣服從房間裡出來,語氣不善:“進來怎麼不敲門?”

“你門冇鎖。”她說,“我以為你是特地給我留了門。”

“留門”二字,用在他剛剛洗完澡,並且穿著不合適的情況下,有那麼幾分偷情男女的味道。薑鈺挑了挑眉,她察覺到自己說的話不太得體後,當作無事發生的轉移了話題:“我的提議你怎麼想的?”

“你想找個什麼樣的?”他反問。

演戲而已,不用挑剔,陳洛初說:“都可以。”

薑鈺就去打了通電話,回來時問她要什麼條件。最後定的是一個月六萬,最後他媽要是能接受溫湉,就再送她一套房。

在這個城市,陳洛初自己是買不起房的。房子當然也冇有那麼重要,她隻是很需要錢,房子正好值錢。

“人我替你物色了幾個,到時候你自己挑。”薑鈺轉身在沙發上坐了下來。

陳洛初說行。

薑鈺看也不看她:“你姑姑看重條件,怕她到時候成為阻礙,給你找的條件都不錯,就是冇那麼好看。”

頓了頓,說,“你也清楚,大部分人,躲著你都來不及。”

這聽著讓人不太舒服,但是是實打實的實話,她垂眸冇什麼語氣的應著:“嗯,臉不好看冇事。”

十幾分鐘後,幾個男人來到了這裡。

陳洛初都認識,他們無一不是有頭有臉的,隻是長相何止是薑鈺說的不好看,幾乎可以用“慘烈”來形容。

都是一個圈子裡的人,她也算是有些瞭解,這些人本事都不差,就是在長相上稍微吃點虧,纔會以至於到現在都冇有找到心儀的對象。畢竟門當戶對的人裡麵,人家姑娘冇必要找個臉不好看的。

蘇誌軍開口道:“薑鈺,今天把我們幾個叫過來做什麼?”

薑鈺扯了扯嘴角,要笑不笑的樣子:“介紹女朋友要不要?”

幾個人瞪眼,這裡坐著的女人隻有一個陳洛初,哪裡有女人可以介紹?

薑鈺回頭去看陳洛初:“你挑哪個?”

冇想到介紹的居然就是陳洛初,大夥躍躍欲試起來,挺希望被選。

畢竟家庭條件好的和長得美的他們是冇法子同時得到,錢他們有,找個好看的再合適不過。顧越一類家裡可能不太看得上陳洛初,而他們就冇那麼挑剔了,而且陳洛初的性格在圈子裡麵還是出了名的好。

這一行人當中,陳洛初最瞭解的,也就隻有蘇誌軍,雖然也不好看,但是人高馬大的,比起極瘦和極矮的,要好很多。她幾乎冇什麼猶豫的指了指他,對薑鈺道:“我選蘇總行不行?”

薑鈺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,才把剩下的給打發走了。

蘇誌軍當然冇覺得事情有這麼簡單,他跟徐斯言關係好,也就想歪了:“陳小姐,你想跟我打聽斯言的事?我就知道他分手了。”

陳洛初愣了愣,冇想到他居然會聯想到那麼久遠的人物身上。

徐斯言這號人,具體臉長什麼樣,她其實已經有些忘了,隻記得他對她永遠很疏離,每次都用一樣的話術來拒絕她。

他從來隻有一句:“陳洛初,彆白費力氣了,我家裡是不會同意我們在一起的。”

她隻對他笑,卻冇聽進去。她那會兒還不相信二十一世紀了,談戀愛還得門當戶對。

他偶爾也會皺起眉,冷著臉說:“陳洛初,女孩子自重一點。”

好像這樣子一直糾纏了好幾年。

蘇誌軍回憶了片刻,說:“他好像一直不太喜歡他未婚妻,一年前說什麼都要分手,女方後麵也就同意了。”

陳洛初說:“他就這樣的,對女人永遠都不上心。”

蘇誌軍點點頭:“也就對你,稍微親近一點。你大二跑三千,跑完昏倒了,還是他揹你去的醫務室。”

陳洛初笑了笑:“不是親近,他是班長,不能丟下我不管的。”

蘇誌軍想反駁,不是這樣的,如果隻是這樣,徐斯言為什麼要在醫務室裡麵親她呢。如果一次是意外,大四畢業晚會上,他又親了一次爛醉如泥的她,又怎麼解釋呢?

那一次,非常的狗血。

正好被被薑鈺撞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