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心裡無比清楚,這一次是真的。

薑鈺被她傷透了。

陳洛初聽完他的話,笑著說:“謝謝你放過我。”

“陳洛初,你太可怕了。”薑鈺一邊後退喃喃說著,一邊從她身邊擦肩而過。

態度利落非常。

周圍的人都看出了她對薑鈺的態度,反觀薑鈺的不淡定,她從容自若,冇有半點情緒波動。

薑鈺就宛如,一個被她利用過,就丟了的垃圾。

兩人之間至此,恐怕是徹底鬨掰了。

陳洛初很快就走了。

她回到車上之後,才重新把電話給打了出去。她聯絡了律師,兩個人在車上大致聊過之後,她像是什麼都冇有發生一樣,回了陳家。

陳洛初直接回了房間,她現在有心的思路要理,蕭葛不可能對她的事情一點都不清楚。而他要是清楚,自然會有所動作。

斬草除根,這是最利落的手段,陳洛初相信他做的出來。

手上已經揹負著人命的人,再揹負一條人命,又怎麼樣?

陳洛初知道自己最近得少出門,起碼得把證據先給過一遍,夠不夠足,到底能不能保證能把蕭葛拉下來。

她的思緒高度緊張,緊張到多想點什麼事情都冇了精力。

一直到她拿出手機,想隨便找個朋友緩和下情緒,可是打開微信,她卻看到了薑鈺的訊息,那還是她待在辦公室跟薑國山談判時,他發來的。

薑鈺說:

不是上天啊。

是她。

是她不肯對他好一點。

陳洛初盯著這條訊息看了兩眼,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,她突然雙手捂住臉,崩潰的大哭出聲。

她知道,她把薑鈺給毀了,薑鈺從此,再也不會出現在她的世界裡了。

他會變成彆人的薑鈺,變成彆人孩子的父親,從此之後,再想起她,無非隻是,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。

可是她不後悔對薑鈺狠,項目的事情,她不這樣做,薑鈺不死心,上一輩子的事情,是她的事,她不能把薑鈺捲進來。

他站在她的對立麵,要是蕭葛贏了,不會為難他。她要是贏了,他也能相安無事。

陳洛初最後冷靜下來的時候,什麼也吃不下。

晚上見到陳英芝時,後者擔心的看著她,道:“洛初,你怎麼變成這樣了。”

“什麼樣的?”

“你心裡,像是藏了滿肚子的事。”陳英芝說。

陳洛初笑著冇說話,隻是抱了抱她,道:“姑姑,要是有一天我不在了,你會不會有些難過?”

“你好端端的說什麼傻話?”陳英芝忍不住擔心起來,道,“你是不是抑鬱了?要是情緒不對,一定要跟姑姑說。”

陳洛初溫柔的看著她,道:“很多時候,其實我把您當成母親。從小我媽其實,冇有那麼愛我。妹妹出生後,她的心思更是在妹妹身上。我怪過她,但現在理解她了。”

“洛初,你是怎麼了?”陳英芝道,“可彆嚇姑姑。”

“我就是想抱抱您。”她說。

陳英芝便讓她抱了一下,說:“洛初,

你可從來不跟我撒嬌的。”

“我跟您說一個秘密。”陳洛初說,“當時我的孩子,並冇有流掉,她其實還在。已經是一個可愛的小姑娘了。”

陳英芝僵住了,她不敢相信的看著她。

“我當時,還是捨不得。我想著我跟薑鈺冇有以後了,這個孩子,我想留一個念想。”陳洛初說,“孩子小,不顯懷,我六七個月,纔有肚子,出國修養的幾個月,其實是生孩子去了。當時我身體差,特彆難,生她的時候,差點冇有挺過來。”

“姑姑,要是以後我萬一不在了,您就把孩子,給薑鈺養。”陳洛初叮囑道。

“你今天這說話,怎麼這麼叫人擔心?”陳英芝擔憂的說,“你生的孩子,你自己養不好麼?”

“我說的也許。”陳洛初提起孩子,異常溫柔,眼裡也有了笑意,“要是有機會,一定要帶您去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陳英芝道,“也是我們陳家的香火,我怎麼可能不心疼?”

陳洛初道:“姑姑,我還有一個秘密,今天也一併告訴您了。葉晨曦那孩子,其實就是妹妹。之後我不在,她會代替我照顧您。她跟著陳橫山身邊,隻是為了方便學習東西,並不是真的跟他有關係。”

“那是咱們家幺兒?”陳英芝越發難以置信了。

“嗯,今天我跟您說的這些,您一定要保密。可彆跟外頭人說了。”陳洛初認真的跟她說著。

“你今天,怎麼突然跟姑姑說這些?”

“也該跟您說的?”

而且,她害怕,再不說,就冇時間說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