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鈺以為,自己強硬的態度,肯定會讓陳洛初為難,冇想到她隻是笑著,言辭溫和:“好。以後孩子,終歸是要靠你養的。”

陳洛初說。

隻是這句話,薑鈺卻覺得有些不對勁。

從陳洛初說,跟他冇有以後,又不跟他爭奪撫養權,以及對孩子始終保持著的那種親而不近的態度,這種消極模樣不得不讓人多想。似乎這就是她想要的結局。

可是她為什麼會想要這樣的結局?

薑鈺多看了好幾眼,而陳洛初這會兒收到了葉晨曦的訊息,她問她怎麼樣了。

陳洛初回:

陳洛初盯著這句話看了片刻,隨即想,以後就不會了。

薑鈺的愛意何時起她不知曉,但她知道,他對她的喜歡,會是她親手毀了的。

陳洛初收回了手機。

等回國國內,薑鈺就覺得不對勁了,一看訊息推送,居然有一堆記者在機場等著他們。

問他們什麼時候複合的。

薑鈺眉間寫滿不耐煩,而陳洛初隻是好脾氣的迴應著記者:“我們冇有在一起。”

“那能否解釋,為什麼您會出現在薑鈺酒店的套房裡?”

陳洛初笑道:“隻是朋友,一起吃個飯而已。”

相比起薑鈺難看的表情,陳洛初顯得過分輕描淡寫了。是個人都知道,應該是後者被前者給欺騙了,主動權肯定在陳洛初手裡。

薑鈺是被耍得團團轉那位。

薑鈺不滿的躲開人群,把陳洛初拽回車上。

“我不記得你跟我一起,有被人注意過,訊息怎麼傳出去的?”薑鈺道。

“有一個認識你的人,應該住在你隔壁,有一次他帶著女人路過,正好看見我在開你套房的門。訊息大概是從他那傳出去的。”陳洛初解釋道。

薑鈺蹙眉,想說什麼,又不知道從哪裡開口。

“我送你回去。”他說,“記者那邊,我會想辦法。”

“不了,送我去薑氏吧,我正好有事,要跟你父親談。”陳洛初的聲音很是溫和,卻讓薑鈺心裡越發不安。

他照著陳洛初說的做,到薑氏樓下時,薑軍卻來給她送了很多檔案,厚厚一疊。

陳洛初道:“你走吧。”

薑軍便走了。

陳洛初抬腳往薑氏走去,薑鈺的不安越發明顯,他沉聲說:“你想做什麼?”

“跟你爸聊聊。”

“洛初姐,你到底,想乾什麼?”薑鈺懇求詢問。

薑鈺跟著陳洛初上了樓,她卻不再跟他說一句話,也冇有回答他的問題,而是走進了薑國山辦公室。

此刻,薑國山看她的眼神,終於跟以往截然不同,很冷,也很銳利。

“薑總,我來給你談條件。”她連一句叔叔都不願意再叫。

“還是你厲害,還是你有本事,千提防萬提防你,還是被你鑽了空子。”薑國山冷峻的盯著她。

陳洛初溫和道:“我手上的這些檔案,有薑氏曾經做過的假賬,還有其他不入流的東西,當然這些也不是全部,還有您手上那份項目合同,合同的問題,想來您也看出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