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吳茹更加害羞了,根本不敢看薑鈺,低頭開始吃他給她點的甜品。

薑鈺也是難得看見女孩子吃這種油膩的甜品,他所接觸的女生,儘管愛吃甜,但愛吃膩的不多,他好奇道:“你要喜歡,再給你點一份?”

“不用了。”吳茹搖了搖頭,她低頭繼續吃著。

“吃這麼油膩,不怕胖?”薑鈺道,“女生不都很在意體重?”

“我還好,不怎麼吃的胖。”吳茹說,“你點的這個很好吃。”

“好吃那再給你點為什麼不要?”薑鈺真的有幾分興趣了。

吳茹道:“吃飽了。”

這一樣甜品纔有多少,更何況她隻吃了一些,吃飽了顯然不可能。

薑鈺正想跟她說上兩句話,手機卻響了,他看了一眼,是陳洛初的另外一個號碼,他掛斷了,把手機給關了。

她卻不止一次打過來。

薑鈺的臉色不太好看,最後起身走去了角落,不太耐煩的說:“陳洛初,你彆再打過來了。”

然後他就把手機給放了下來。

跟過來的吳茹在聽到他這句話的時候,也頓了一下,然後像是什麼也冇有聽到,問:“怎麼了?”

“冇什麼。”薑鈺的臉色緩和了點,“回去坐著吧,這會兒外頭冷。”

“誰的電話啊?”吳茹問。

“我前妻。”薑鈺說,“她想找我幫忙。”

“我覺得總幫前妻,不太好。”吳茹客觀的分析著雙眼認真的看著薑鈺,“要是你之後處對象了,人家心裡會不舒服。”

薑鈺頷首,認可了她說的話:“以後會注意。”

吳茹臉上忍不住揚起了幾分笑意,薑鈺把她的話,記在了心裡。

再等到兩家該告彆了,吳茹卻不想走,她看了眼薑鈺,道:“薑鈺,要不要一起去逛逛?”

長輩們的視線集中到了她身上,看得她忍不住又低下頭。

“行啊。”薑鈺道。

“那你們逛。”薑國山道,“我們這些長輩就先走了。”

等到他們一走,兩人獨處,吳茹反而不好意思了。

薑鈺倒是神色如常,道:“走吧,去湖邊逛逛。”

吳茹小步小步的跟在他身後,像是個小跟屁蟲,她整個人又害羞又活潑,偶爾問他幾句問題。

薑鈺都耐心的回答著。

吳茹掃了他一眼,看見他頭上有一片樹葉,道:“薑鈺,你低一下頭。”

“怎麼?”

“你低一下頭啊。”吳茹道。

薑鈺看了看她,還是把頭給低下來了。

她伸手把他頭上的樹葉拿下來,說:“你頭上有一片樹葉,我給你拿下來了。”

又說:“這樹葉長得好好看啊。”

她把樹葉遞給薑鈺,薑鈺接過看了一眼,而她看上去像是冇看夠,踮起腳,扶住他的肩膀,想再看清楚些。

她太矮了,扶住他肩膀的手忍不住用力了些,說:“是不是,這樹葉是心形的。真的好好看。”

說完話,吳茹整個人差點站不穩,差點往他懷裡撲。

“小心。”薑鈺伸手扶了她一把,正要把她推遠一點,抬頭卻看見陳洛初就站在旁邊的角落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