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國山道:“那還是得看你自己,你要是不接受,我也不會逼你。我隻是提一個建議。”

薑鈺道:“您看著辦就行。”

薑國山斟酌片刻問道:“那我約個時間,跟她們家一起吃個飯。正好順便把這次的項目也跟吳家談談看,合適就和吳家合作。”

薑鈺應了聲。

他回到辦公室的時候,當天下午開完會,就聽見助理道:“陳小姐又打電話來了。”

薑鈺沉默著,最後語氣難辨反問道:“來問項目的事情?”

助理道:“確實提的是項目的事情,陳小姐的意思,是想爭取這個項目,希望你這邊給個機會。”

薑鈺道:“以後她再打來問,就不需要接了。這個項目不可能給她的,她冇有那個本事處理好。”

助理點點頭。

“她的其他電話,你也不需要再理會。”薑鈺沉默了片刻,又略顯煩躁的補充了一句,“以後就真的跟她沒關係了,該給她的項目也不需要通過你。”

主要兩個人之間,還有一個孩子牽扯著,薑鈺即便不想跟陳洛初有牽扯了,也不可能當真就不管她,該讓她賺錢的地方,還是得讓她賺,小項目薑鈺還是得給她。

隻不過項目給過去,他也冇有通過自己,全部讓範起代替了。

而薑國山那邊一聯絡吳家,吳家就立刻決定了見麵的時間。因為吳茹工作出差的關係,雙方決定在週六見麵。

吳茹在週六還特地去挑了一件比較文靜的禮服,吳母打趣道:“女兒大了,這還留不留得住喲。”

“隻是見客人,總得穿的得體一點而已,媽,你不要多想。”吳茹反駁道,隻是語氣裡麵卻藏了一絲嬌羞。

“你爸爸說薑鈺不好管下來,你跟他之後可不能跟他前妻那樣,隻顧長輩,卻籠絡不來男人的心。”吳母態度嚴肅,“她一副無趣模樣,自然留不住男人,男人有哪一個不好色的?你想管住他,就得會撒嬌。男人就吃這一套。撒嬌女人確實命最好。”

吳茹說是說冇有,跟著父母到了和薑鈺約定的地點時,卻不自覺低下頭,臉上也染上幾分紅潤,步伐緩了下來,走在了吳母後麵。

跟長輩打招呼的時候,也冇有刻意去看薑鈺,隻在跟薑國山說完叔叔好之後,抬頭時眼神刻意從薑鈺身上略過。

他今天穿著黑色西裝,頭髮是剪過了,看上去極其乾練清爽,視線在她身上漫不經心的瞥了一眼。

吳茹就如同驚弓之鳥一樣,把視線給收回去了。

“小茹,你就坐阿鈺身邊吧。”薑國山道,“你們年輕人,也稍微有些共同話題,我們長輩畢竟有代溝。”

吳茹看了眼薑鈺,後者倒是熱心的給她拉開了椅子。

在她坐下之後,他道:“想吃什麼?”

“都可以。”吳茹有些不好意思的撩了下耳邊的頭髮。

薑鈺便替她多要了兩份甜品。

她知道薑鈺這個人,其實不太熱絡,很多時候都挺冷淡的,跟圈子裡的女生,幾乎冇有什麼往來。但是今天他還挺照顧她的。

吳茹便大膽了點,主動開始跟薑鈺閒聊起來。

薑鈺對她也挺客氣的,她問什麼,他都會耐心回答。

一直到長輩開始提起項目的事,他的注意力才轉移到吳父身上去,薑鈺道:“吳叔叔,最近我手裡有個項目,咱們要不走一回合作。”

“你要是願意找我,我自然是是求之不得。”吳父也清楚,項目是不大,但是事關薑氏後續的發展,薑鈺願意找自己,顯然是有跟自己進一步合作的打算,“那就這麼說定了。”

薑鈺道:“過兩天我再找您細談,就麻煩您了。”

吳父道:“共贏的事,哪來的什麼麻煩不麻煩?”

雙方也就帶上了幾句生意上的事,很快就又開始家長裡短。

吳茹一直安靜的坐在旁邊,並不打擾他們。薑鈺一邊跟長輩們說話,一邊餘光不經意看了她一眼,吳茹的臉瞬間就紅了下來。

薑鈺頓了一下,明白過來她的想法了,等到長輩聊的起勁時,他卻冇有再跟他們聊天,而是來跟她閒聊。

吳茹在他的注視下,有點緊張,忍不住深吸好幾口氣,假裝鎮定。

薑鈺笑了一下,說:“不用害羞,我不吃人。”

這簡簡單單的話,卻讓人覺得有種揶揄的感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