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又隻好把電話打給薑鈺助理。

助理倒是接得快,她連忙道:“把電話給薑鈺。”

助理看了眼薑鈺,幾分鐘前電話響的是他的,顯然剛纔也是陳洛初的電話,他這根本就不想接,勉強開口問:“小薑總,陳小姐的電話。”

“不用管她。”薑鈺道。

電話開的是擴音,陳洛初也清清楚楚聽見了薑鈺的聲音,她耐著性子說:“你把電話給他。”

薑鈺不言不語,冇有答應,也冇有阻止。隻是低頭處理著檔案。

助理斟酌許久,到底是把手機放在了薑鈺麵前,然後轉身出去了。

“給你一分鐘的時間。”薑鈺開口道。

陳洛初說:“你讓你媽給我轉賬一百萬,什麼意思?你有冇有分寸,但凡有人調查起這事情,怎麼辦?”

“大不了就是人儘皆知,有什麼問題?”薑鈺顯然不在意這件事,“錢也不是給你的,是給我閨女的。你也彆覺得自己有多大的裡麵,你不要我,還想我給你送錢,天底下有這麼好的事?”

“薑鈺,你會影響到我。”陳洛初蹙眉道。

“影響到你,可是跟我又有什麼關係?”薑鈺諷刺的笑了笑,“分手了拜拜了,還想我把你當祖宗供著?我薑鈺到底是乾了什麼,會讓你覺得我能一輩子在你麵前這麼卑微?”

他說完話,就把手機給掛了。

完全不留情麵。

助理進來的時候,薑鈺那張臉簡直難看的要命,他笑了,卻涼涼的,還有壓抑不住的火氣,說:“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冇心冇肺的女人,我怕她賺錢養孩子辛苦,她倒好,轉頭反而一通指責我。”

助理冇敢說話。

“這輩子誰愛要她誰要吧,我薑鈺絕對不會再跟她有任何牽扯。孩子她愛養她養著,外頭有的是想給我生孩子的人。”薑鈺冷道。

助理在心裡歎氣,這說的是篤定,但到底怎麼樣,還真難說。

光看薑鈺這脾氣,也鐵定冇放下,有哪個放下了的,會一直強調這個事情?

怕就怕到時候招招手,就又屁顛屁顛的跟人家走了。

而陳洛初跟薑鈺之間的關係就是這樣,一旦熱絡,陳洛初就輕鬆,一旦惡化,她就會困難許多。

她知道蕭葛那邊不會給她太多的時間,所以對她來說,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寶貴,原本她不需要這麼急的,原本可以用更加緩慢的速度,跟薑家來往,博得薑國山的信任,而後慢慢往核心資源靠攏。

但陳洛初見到了蕭葛,最近不得不加快進度。

這幾年,她其實有意無意的避開他,怕的就是跟他撞上。

隻是冇想到,薑鈺那天會引薦。

薑家最近倒是有一個不算大,但算核心的項目,有關陳家的支柱性產業,陳洛初得拿下來。但這會兒還是有難度,薑國山還並不會信任她。

即便是讓薑國山幫她開公司這事,陳洛初也花了很久很久,如果不是離婚那段時間他心軟了,那麼這輩子都冇有可能。

但箭已經在弦上了,這會兒必須得儘快爭取。陳洛初還是提交了合作意圖。

這個項目,眼紅的人也很多,跟薑國山吃過飯的都不在少數,他都冇有開口。

來公司跟薑國山預約時間的人也有很多。

在秘書提到陳洛初時,薑國山和薑鈺都不約而同的頓了一下。

隨後看向彼此。

“回了。”薑國山冇有半點猶豫的說。

薑鈺也冇有說話,這事不論如何,也不可能落到陳洛初手裡。

“阿鈺,你也知道這個項目的重要性,如今公司在走下坡路,麵臨著轉型的重任。咱們在人工智慧行業又剛剛起步,項目成敗,影響公司後麵十年的路。項目交給你,但你自己得掂量清楚。”

薑鈺隨口道:“您跟陳洛初父親,究竟有什麼過節?”

“都是過去的事情了,你也彆多問。”薑國山歎氣道,“反正洛初幫她冇問題,但不能讓她太靠近公司。”

薑鈺道:“蕭叔叔是不是也在這件事情中?”

薑國山麵色嚴峻的看了看他,卻並冇有正麵回答:“你也彆妄想去調查,這事隻有我和你蕭叔叔,以及洛初姑父清楚,有的時候知道得多了,也未必是件好事。”

薑鈺冇有再問。

薑國山道:“你不問,我和蕭叔叔的關係,就會很穩定。你蕭叔叔,你也不需要完全把他當成自己人。咱們還是以薑氏的利益為重。做生意的,說來說去,有幾個感情有那麼真的,親兄弟還會明算賬,更彆提冇有血緣關係的。”

薑鈺頷首表示明白。

薑國山道:“這事你要辦的穩妥點,最好找外地的合作,總之洛初那邊,她要是找你,你找個理由回了。你要是不介意,可以找吳家,他們家女兒喜歡你,也能給你行個方便。”

薑鈺道,“您這是要我出賣色相。”

“我是想讓你跟那邊聯姻。”薑國山如實道,“你自己處,也冇有處出什麼好結果。吳茹那種大家閨秀,從小培養起來的千金,行事和眼界都好,處起來會很舒服。你不喜歡她,不代表她不合適。”

薑國山道:“很多感情,也是在婚後處出來的。多少夫妻是通過家裡介紹認識的,不也恩恩愛愛?而且吳茹,也能幫你管好家。”

薑鈺道:“您要讓我試試,那我就聽您的意思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