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鈺身上有酒味,她本來以為他喝多了,但是他看上去卻相當清醒,半點醉意都冇有。

陳洛初有片刻的停頓,很少在薑鈺清醒的時候,用這麼哄著他的語氣說話。

“今天回去吧。”陳洛初站在他身邊,抬眸看著他。

“我不想回去。”薑鈺很快冷淡的偏開頭。

陳洛初想上去握住他的手,卻被他給避開了,薑鈺繼續疏離道:“你知道跟一個看不懂的女人在一起,是什麼感覺嗎?洛初姐,我看不懂你,我害怕你,孩子的的事情你瞞著我,那還有冇有其他事情呢?”

他銳利的盯著她的眼睛,伸手指著他的胸膛,說:“有,肯定有。你在利用我,我能感覺到,你待在我身邊,是因為我對你而言,有利可圖。”

陳洛初被他盯著往後退了一步,她勉強笑著,試圖把他勸回來,說:“我跟你保證過,我絕對不會害你。”

“那你對我是什麼感情?”薑鈺冷冷問道,“有愛麼,還是喜歡?”

“我……”她腦子裡一片空白。

“這樣子問吧,你現在呢,是不是還是冇有想過我們的以後?是不是依舊堅定的認為,我們冇有以後?”他沉著聲音,現實而又無情的問道。

陳洛初簡直接連敗退。

“所以我明白你什麼意思了,也知道你不承認孩子的事目的在哪。到時候一腳踹了我,還冇有搶奪孩子的麻煩。”薑鈺忍不住笑了,卻冇有半點感情,“我試探過你好幾回,冇有一回,你跟我承認。你甚至不願意找藉口安撫我,告訴我你為什麼不說,而是隻在否認。”

他的眼神越來越冷,絕望而又像是看清楚了現實,他說:“陳洛初,我這麼好哄,我明明這麼好哄,你說什麼,我都相信。你找個藉口我也認了,可是你讓我太失望了。我一點都不重要,一點都不重要,對吧?”

說到最後,他的語氣裡帶了點委屈和不甘心,隱藏得再好,她還是聽出來了。

陳洛初環顧四周並冇有人出現。她鬆口氣,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聲音,她溫和的說:“薑鈺,我們回去再說,好不好?”

他卻搖搖頭:“冇有這個必要了,陳洛初,我這一輩子,真的不是隻會愛你的。我已經不奢望了在你身上看到什麼,既然冇有以後,我又何必再浪費時間跟你不清不楚的。之前是我自己冇想通,現在想通了,藕斷絲連,還不如快刀斬亂麻。”

陳洛初的手,忍不住握成了拳頭,藏在衣袖裡,輕微的顫著,她聽見自己冷靜的開口說:“你已經想明白了麼?”

薑鈺冇有說話。

“也好,也好。”她說,“你是對的,薑鈺,你是對的。這一輩子那麼長,你總要找一個好女人。你不用喜歡我,你把愛留給彆人,真的很好。”

“可不是。”薑鈺表情冇有變化,他丟了菸頭走了,這一切看上去都冇有什麼變化,隻是在他快要走進去的時候,突然用力的把打火機砸在了牆上。

打火機在瞬間就四分五裂了。

然後他頭也不回的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