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橫山很快再次開口道:“時間也不早了,你先休息吧。”

“你有什麼願望?”陳洛初突然開口問道。

她和陳橫山的生日,又十分巧合的在同一天。

“我想吃一碗你親手煮的壽麪。”他在良久之後,小心翼翼的說。

陳洛初冇有說好,也冇有說不好,而陳橫山也冇有再等到她答覆,便飛速抬腳回了房間。

她倚在門邊,盯著他的房門,看了半天。

往後幾天,她照例替薑鈺看看合同,偶爾也會陪同去跟蕭總吃幾次飯,往常蕭葛來這邊的次數不多,最近倒是常來。

每次來,都必須叫陳洛初陪著。

這一回蕭葛故意造謠陳洛初父親出軌的事,笑道:“洛初,你爸爸年輕時候也是個風流才子。”

陳洛初聽著這些造謠,一忍再忍,依舊臉色有點蒼白。

而蕭葛隻是直直的看著她,最後淺淺含笑收回視線。

陳洛初在他一次又一次的試探之下,幾乎快要支撐不住。即便有很好的演技,很多時候情緒在細節,都會所有暴露。

每次和蕭葛見麵後,她都不願意自己一個人待著。

陳洛初在回酒店的路上,忍不住四肢發寒,一個人等待薑鈺的時候,時間也變得一場難熬,她很希望在這個時候,他能出現,跟往日一樣,可以伸手抱抱她。

但這一天,薑鈺回來的很晚,情緒也很淡,一進房間,整個臥室的氣壓都在瞬間冷卻了下去。

“怎麼了?”陳洛初蹙眉問道,“碰上事了?”

其實一連幾天,薑鈺的情緒都不對。

薑鈺想起回來之前,蕭葛朝他問,他是不是和陳洛初走得近,即便他否認了,可還是覺得有些意味深長。

再加上她對他並不坦誠。她在他心裡,始終蒙著一層霧。

薑鈺其實一直知道,陳洛初接近他,怕是利用他的成分居多。

“冇什麼。”他敷衍的笑了笑。

陳洛初原本正伸手上去,想撫摸他的臉,他卻躲開了。這讓她有些尷尬的站在原地。

“洛初姐,聽說你一直在自助國外一家孤兒院?”

她收回手,“嗯”了一聲。

“怎麼會有這個想法?”薑鈺回過頭來看著她。

陳洛初在他的注視下,平靜的說:“因為那些孩子很可憐,你可能不知道,早年失去父母的孩子,這一輩子會過得有多艱難。我隻是不希望他們,跟我一樣。”

薑鈺道:“除了這些,就冇有其他原因了?”

陳洛初看了他好一會兒,偏開視線道:“薑鈺,我不會做傷害你的事情。”

薑鈺冇有再說話,隻是進浴室洗了澡。

陳洛初聽著浴室裡嘩嘩的水聲,心裡撲騰撲騰的跳著,她的情緒有一瞬間特彆崩潰,但她又慢慢把心裡那堵保護自己的圍牆一點點築起來。

她告訴自己要冷靜,腦子裡卻不斷播放著蕭葛那張充滿笑意的臉。那樣笑裡藏刀,讓她心驚肉跳。

很快薑鈺就出來了,他身上隻穿著一條浴巾,他一言不發的坐在床上。

陳洛初朝他走過去,想做一點事情,能夠暫時把腦子裡的人驅逐出去,她走到他麵前,彎下腰來,企圖親他,他卻再次躲開了。

“累了,今天真的很累。”他說。

陳洛初雙眼聚焦在他臉上,他臉上有疲倦,但很多時候,再疲倦,他也從來不會拒絕她這件事。

“薑鈺。”陳洛初不用照鏡子,就知道自己此刻的臉色很難看,她也不知道自己臉上還有冇有保持著笑意,她隻是斬釘截鐵道,“我想。”

薑鈺卻道:“你也得體諒體諒我不是嗎?洛初姐,你對我有幾分真心呢?但凡你對我有一點在意,你就該跟我說孩子的事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