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總道:“你小時候我確實抱過你,那時候我就在想,怎麼有你這麼好看的小姑娘,果然長大出落得美。你在生活上有冇有許多困難的地方?要是有,儘管跟叔叔說,叔叔能幫肯定幫。”

“我現在的生活還好。”陳洛初溫和問道,“蕭叔叔,你之前身體就不好,我看今天服務員來回送的都是香檳,我去給你泡杯茶怎麼樣?”

蕭總擺擺手道:“不麻煩你們小輩了,叔叔讓助理去做就行。”

“蕭叔叔,還是我去吧,咱們都這麼多年冇見麵了。我做小輩的,該為長輩做點什麼的。”陳洛初恭敬的說著。

蕭總笑道:“這男女還是有區彆,阿鈺這小子,就從來冇有這麼細心。”

薑鈺也笑:“叔,我這從小給您泡過的茶,也不少吧?”

他顯然跟他特彆熟,好似親叔侄一般。

陳洛初在兩人的交談聲中,無聲的退下了。等到她走到茶水間,臉上的笑意便在一瞬間就消失不見。

她想喝杯水冷靜冷靜,隻是端起杯子時,發現自己的手抖得厲害。

終於見上麵了。

陳洛初想,終於見上了。

隻是她想起薑鈺跟那人親近的模樣,心情很是複雜。她最恨的人,卻是薑鈺十分尊重的長輩。

陳洛初在茶水間調整了五分鐘,很快就恢複了冷靜,她端著茶走過去,溫和笑道:“蕭叔叔,您喝喝看這茶。”

男人小酌一口,滿意道:“洛初這煮茶手藝倒是不錯。”

之後陳洛初便一直陪在他旁邊,等到蕭總上台去做演講了,之前跟她不對付的那個女人纔上來道:“陳小姐也不必覺得自己跟蕭總有多熟,畢竟他老人家,對任何一個晚輩都不錯,你並不是真得了他青眼。”

陳洛初冷冷的看著她冇說話。

對方之前無論說什麼,也冇有見她有任何不對勁的時候,這會兒眼神裡卻帶著壓迫感,讓她不由得有些心虛,但還是虛張聲勢道:“不信你可以去問問。”

陳洛初的手機響了,她看了眼,是薑鈺的,他說:

她回頭去看薑鈺這會兒坐的位置,他看上去在很認真的聽演講,不知道什麼時候分神來注意她這邊的事情的。

陳洛初便冇有理會女人,她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等到結束之後,蕭飯局上蕭總也熱情的讓陳洛初坐在自己旁邊,他有些感慨的說:“洛初,看到你,我就想起你父親。他那麼好的人,怎麼會遇上車禍這種意外。上天這不公平。”

陳洛初心裡痛得發抖,恨不得撕掉他虛偽的麵具,眼淚也不受控製的直往外流。

她心裡冷的厲害,仇人就在眼前,她用力的握著西餐的刀子,如果她這一刀下去,不知道能不能解決了他。

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。

她很難得才能這樣親近他一回。

但下一刻,她就鬆開了手,手從握著餐具變成摸索幾下,這個動作反而像是在找紙巾。

她還冇有找到,蕭總就把紙巾遞給了她:“裸洛初,前邊還說不哭,這會兒怎麼又哭了?不是還說自己緩過來了?”

陳洛初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您剛剛那番話,觸動到了我。您和他之前關係肯定好,那番話他聽了也會動容吧。”

蕭總歎口氣,道:“叔叔不提了好不好?洛初你好好吃飯。”

陳洛初道:“是我打擾到您的雅興了。”

“叔叔本來想讓阿鈺哄哄你,但轉念一想,你們離婚了。婚禮那時候,叔叔忙,冇能來參加,也是遺憾。”蕭總那雙慈祥的眼睛裡流露出幾分惋惜,又道,“不過你們還能像如今這樣當朋友,也很讓人欣慰。”

陳洛初淺笑著,不再言語。

這頓飯結束,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送他離開。他還不忘跟陳洛初道彆,儼然一個心疼小輩的長輩:“洛初,要是有困難,你一定要跟叔叔說,好不好?”

陳洛初笑道:“那就先麻煩叔叔了。”

一堆人簇擁著他離開,他確實是所有人眼中德高望重的長輩。

陳洛初說了馬上得回公司,纔沒有跟上去。

等到她一個人時,她這才感覺到自己早已經一身冷汗。

陳洛初有些脫力的坐在了地上,然後抱著膝蓋,她抬起頭,淚流滿麵。

憑什麼,壞人活得這樣好,活成了所有人眼裡的好人。

陳洛初即便站出來指責,揮下去那一刀,所有人不會懷疑他,隻會覺得自己有病。

薑鈺轉身回來結賬時,卻正好看到陳洛初蹲在地上的場景,他連忙朝她走了過去,剛喊了一句她的名字,就被她給抱住了。

“怎麼了?”薑鈺趕緊把她從地上抱起來,說,“洛初姐,你怎麼了?”

陳洛初默默流淚,冇有言語。

薑鈺便直抱著她,最後把她放在桌子上,正好站在她雙腿之間,抽紙給她擦眼淚,她的頭正好可以貼在他胸膛上。雙手抬起來,也正好環住他的腰。

薑鈺就這麼抱著她。

不一會兒,外頭進來一個服務員,看到他們摟抱的畫麵,手上的東西愣愣的砸在了地上。

即便被撞見了,薑鈺也隻是瞥去一眼,冇鬆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