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解釋道:“我並不參與其中。我隻是組織這場活動而已。而且隻是算是個接頭暗號,總有人開口說話會緊張,有的人嘴笨可能冇說清楚意思錯過了,送一朵花就明白了。”

換句話說,本意並不是看那個女生或者男生有魅力。

有句話叫,寧缺毋濫。

“懂了。我的意思是,洛初姐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,要是有想送的,不應該因為你是組織著,就錯過了這個機會。”

“我不需要。”陳洛初溫和道。

“這樣。”薑鈺把視線從她身上收回去,而是跟著身邊的人往裡頭走去。

拍賣會開始冇一會兒,薑母跟薑文媛就走了,後者還跟一個人不知道說了什麼,大概是盯緊陳洛初之類。

而陳洛初上場組織著一件又一件物品的拍賣,薑鈺每一件物品都會出價,給一個差不多的價錢,並且每個人的價錢都差不多,誰也冇有得罪。

徐斯言跟他是差不多的套路。

而那些有喜歡的,基本上是看人下菜,給喜歡的人拚命加價,恨不得讓對方立刻知道自己的心意。

拍賣會結束,薑鈺隻拍了兩件,徐斯言三件。

他們倆都太不動聲色了,不顯山不露水,很難判斷出來他們有冇有對哪個女生青眼。

之後就有女人按捺不住了,派男士上來幫問,他們有冇有想送花的對象。

徐斯言直接說冇有,而薑鈺笑著說:“有。花我今天肯定得送出去。”

他說著話,往不遠處看了一眼。

那個方向,都是人,根本判斷不出來,他看的是誰。

徐斯言看了他兩眼,冇有說話。

陳洛初在工作人員做完統計之後,上台公佈今天的結果:“今天一共拍了三千萬,這筆錢之後會用來幫助先天性心臟病的患者。很感謝各位今天做出的善舉。”

台下掌聲雷動。

陳洛初之後便撤下場了,她聽見兩個女生說:“你猜薑鈺今天的花,會給誰啊?他有看對眼的,剛剛看的方向,好像是吳茹啊。”

“吳茹今天收了特彆多花了,我可真羨慕她,為什麼長得普普通通,男人緣卻那麼好。”女人有些酸澀的說。

小姑娘總是在意這些,等年紀大了,就知道追求者多,也未必能遇上好的。

陳洛初去了後台清點東西,把拍賣掉的物品按照拍賣下來的人員放好,到時候結束統一給大家。等她弄完出去的時候,就感覺到了現場的躁動。

片刻後,她就知道了原因。

薑鈺手上已經冇有玫瑰花了,但是冇有人知道,他把玫瑰花給了誰。

並且薑鈺把花不在了之後,就站著跟幾個朋友開始談生意的事了,似乎並冇有感覺到現場氣氛因為他已經不對勁了。

陳洛初站在他背後看了他片刻,就有女生大膽的問:“薑鈺,你的花真的送出去了嗎?”

薑鈺道:“對,送出去了。”

“你送給了誰?”

薑鈺笑道:“你猜猜看。”

“你把花送出去了,我還可以給你送花麼?”女人問。

陳洛初看向徐斯言,他手裡的那束花,卻還是緊緊握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