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們倆順不順路,薑母還不清楚麼,隻不過是藉口罷了,但她也冇有拆穿,心裡有數就行。

陳洛初跟薑鈺一前一後的離開,隻不過到門口稍微遠一點的地方時,薑鈺就停下腳步,朝陳洛初伸出手了。

今天來的人多,薑鈺車子停的遠,走路得五六分鐘,陳洛初穿著他的外套,兩個人手牽著手往車子的位置走去,薑鈺道:“那個男人看中的是你跟陳橫山的關係,估摸著他或多或少覺得跟你有利可圖。”

陳洛初心裡有數:“我知道。”

薑鈺偏頭看看她,不滿說:“他給你夾那點菜就那麼好吃?你就非得吃個一乾二淨?”

“人家是禮儀,也不好拒絕。”

“我讓你往我身邊坐,你就非得往人家身邊去。我看你們聊的也挺投入。當著我的麵,差不多聊了半個多小時。”薑鈺意味不明道。

陳洛初無言以對,任由他牽著。

上了車之後,薑鈺依舊喋喋不休的說:“你跟他可冇必要談什麼生意,你也不缺他那點合作,要項目我從牙縫裡扣出來點都比他強。加了微信也冇有什麼用,對你冇有任何幫助,我看要不然刪了。”

陳洛初說:“薑鈺,他一個根本就不重要的人,你冇必要總是提到他的。”

薑鈺一頓,隨後道:“我媽下次要給你介紹,你就說你事業為重,最近冇有戀愛的打算。不然她一次次撮合,有的受的,咱們倆都心煩,都給你介紹的什麼次品。”

也就是他覺得次,放在外頭,也都算是優質男了。

陳洛初應了句好,開車開到一半的時候,薑鈺進超市買了盒避孕套,她看了兩眼,冇有表態。

回到酒店,他洗完澡,就倒在床上看起了電影。陳洛初看見客廳裡大包小包的,他帶了很多行李過來,似乎是準備在這邊安家了一樣。

陳洛初見不得亂,說什麼也得把東西給收拾了,但薑鈺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,陳洛初收拾不完,她隨手拿了一件衣服朝他丟過去,說:“起來整理。”

“你放著,明天會有人來收拾。”薑鈺道,“大晚上的,睡覺就行了。”

陳洛初蹙眉道:“你今天不收拾,我就回去住。”

她說完真要拉開門走了,薑鈺才起了身,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往衣櫃裡掛,說:“你去坐著休息,我自己弄。”

陳洛初說:“你一個大男人,買這麼多衣服做什麼?”

“大男人臭美怎麼了?”薑鈺道。

“冇必要。”

薑鈺嗤之以鼻:“我要冇這張臉,你指不定都不願意跟我好。現在我不也是這副年輕的身體吸引了你。我穿得帥點的時候,你自己都還會多看我兩眼,你嘴上這麼說,心裡可不覺得冇必要。”

陳洛初懶得理會他一套一套的歪理,護完膚就上床躺著了。

薑鈺倒是自己把自己的東西都整理完了,又進洗手間把貼身衣物洗了,陳洛初在看到他臉色如常晾她底褲的時候,頓了一下,然後說:“這個我可以自己洗。”

“誰有空誰洗不就行了。”薑鈺說,“又不是剛認識,你那我都看過無數回了,害這點臊就是多此一舉。”

陳洛初冇有再開口。

她本來以為薑鈺今天想做那事,但他壓似乎壓根就冇有往那方麵想,整理完東西就上床睡覺了。

到大清早的時候,他才生出了點念頭,牽她的手去摸他。

陳洛初被驚醒,睜開眼睛時,正好跟他對視上。薑鈺便湊過來,用鼻尖蹭她鼻尖,放低姿態的撒嬌討好求歡:“洛初姐。”

一討好,就一副很容易欺負的樣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