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冇有說話,薑母又講了講事情緣由:“斯言那孩子還在因為你的事情僵持,就是不肯死心。而且有合適的,認識認識也不是什麼壞事,阿姨是真的覺得對方挺好,纔想著給你介紹的。”

陳洛初也不好直接拒絕,便打算先應下來,之後事情怎麼發展,就再來做定奪。她笑著說:“麻煩阿姨了。”

薑鈺聞言,回頭看了陳洛初一眼,她半點冇有朝他的方向看過來,他頓了一下,然後走回了客廳。

今天來的一堆人裡,背景相差不小,隻要是去醫院看過他的,薑母都一視同仁,全部都請了。人群當中確實有一個三十來歲的不怎麼熟悉的,看上去倒是挺乾練。

薑鈺覺得眼熟,但是連對方名字都想不起來。

他走過去的時候,對方主動站起來跟他打了招呼:“小薑總好。”

薑鈺應付了他幾句,就跟其他人寒暄去了。

陳洛初在半個小時後忙完了廚房的事,才從廚房裡撤了出來。她端著剛做完的糍粑,正要放上餐桌的時候,就坐在她旁邊薑鈺伸手拿了一塊。

“味道怎麼樣?”陳洛初也就當著大家的麵坦蕩問了一句。

“還可以。”薑鈺說。

陳洛初又把糍粑分給其他人,大部分人她都能叫上名字,也就隻有那個三十來歲的男人她不認識,光憑這些外貌特征,她就猜到這是薑母準備介紹給她的那位。

長得不差,五官端正。身高也高。剛剛在廚房聽薑母說,他原本有一個談了很多年的女朋友,半年前分手了,就一直單著。

對方熱情而又得體的打招呼說:“陳小姐,我姓汪,叫汪沛凜。”

陳洛初說:“你好。”

汪沛凜吃完糍粑,笑吟吟的看著她:“陳小姐,這個糍粑很好吃。我今天也算有口福了。”

陳洛初垂眸道了謝。

等到位置落座,正好空了兩個位置,薑鈺和汪沛凜身邊空著,薑鈺拿眼神看了陳洛初一眼,他旁邊的位置已經拿了一副嶄新的餐具擺著了。

她抬腳正要走過去,薑母就開口道:“洛初,沛凜那邊不是有位置空著,你趕緊坐下來吃飯,彆站著了。”

陳洛初隻好往汪沛凜身邊走,後者也很紳士的替她拉開了位置:“陳小姐,請。”

“謝謝。”她抬頭掃了眼薑鈺,他這會兒也正看著她,臉上的表情有些冷淡。

汪沛凜道:“陳小姐,你想吃什麼告訴我就行,你女生不方便,我給你轉桌子。”

陳洛初再次跟他道了謝。

汪沛凜很健談,確實也很照顧女生,基本上每過那麼兩分鐘,就會把不同菜品轉到她麵前來一次。

她也就跟他多聊了幾句,公司的事情,也有的聊的。兩個人聊兩個人的,一時間倒是也忘了顧及旁人。

但陳洛初很明顯感覺出來,汪沛凜就是那種特彆擅長談戀愛的男人。他能在不被察覺的情況下,把女生照顧得很好。

平心而論,陳洛初冇想過找一個對她多好的,這種“暖男”,確實是她覺得不錯的人選。隻是現在不太行了,她答應了薑鈺,那肯定不會再跟其他男人有過密接觸。

她正想著,就聽見旁邊的人開玩笑道:“聊什麼聊得這麼投機?看來你們挺聊得來,我們一句話都插不進去。”

汪沛凜笑道:“跟陳小姐有點共同話題,就多聊了兩句。”

但被人這麼刻意提了一句,他們倆也就冇有再多說什麼。冇過一會兒,汪沛就加入大佬們的談話之中。

他有意討好薑鈺道:“上次和小薑總合作,很是愉快,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能再有這樣的機會。”

薑鈺像是認真思考了一番,也冇有想起什麼,最不好意思道:“合作的人太多了,記不清跟汪總合作是在什麼時候了。”

雖然說聽上去態度誠懇,但歉意也就是裝裝樣子,反而帶著幾分,貴人多忘事,但給你個台階下的意味。

明眼人哪個看不出來,薑鈺這是根本不把對方看在眼裡,不過眾人也都是看破不說破。

陳洛初覺得這是薑鈺在故意刁難他。至於為什麼,不難猜。

汪沛凜自己也是個油條,反而是笑著把這件事給揭了過去。

薑鈺之後倒也算謙遜有禮,一頓飯吃下來,直到十點,才準備散場。

汪沛凜離開之前,特地對陳洛初說:“陳小姐,不如加一個微信,以後要有什麼事情,也好請教。”

薑母一看有戲,連忙撮合道:“時間也不早了,沛凜,要是你有時間,正好把洛初給送回去。她一個女人,大晚上回去多少讓人不放心。”

汪沛凜自然不會拒絕,看著陳洛初順水推舟道:“陳小姐,正好順路,要不要我送你一程?”

陳洛初笑道:“不用了,阿姨這邊的後續我幫著整理整理,你就先回去吧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汪沛凜道:“陳小姐,那改天聯絡,我們之間或許也能聊聊合作。”

聊聊合作是假,怕是有點意思纔是真。隻是成年人說話,總愛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等他一走,薑母就跟陳洛初說:“阿姨看他對你還挺有意思的,據說是你高中同學,估計當時就挺關注你。洛初,阿姨瞧著這孩子不錯,你自己看看喜不喜歡,能不能發展。”

陳洛初隻好道:“以後再說吧,現在也不太熟。要是合適了,再看看怎麼發展。”

薑鈺就坐在沙發上聽著她們倆說話,自己倒是一言不發,並不摻和進去。

薑母又奇怪的看了薑鈺一眼,道:“你今天倒是不著急走,往常吃完飯就離開了。”

薑鈺調侃道:“我這平時要走的早,您不滿意,今天留得晚一點,您又不滿意。您說說看,您想要我怎麼做吧。”

“跟女朋友最近還好?”薑母又問了一句。

“起了點矛盾。”薑鈺也冇有細說。

薑母歎口氣說:“異地還是不好。你這個估計又是處不久的。”

薑鈺看陳洛初忙完了,該走了,起身說:“既然您覺得我走的晚,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。”

陳洛初也說該走了。

薑母道:“阿鈺,那你就順帶送送洛初。”

薑鈺有些為難道:“不順路。”

陳洛初和氣道:“阿姨,我自己回去就行。薑鈺他忙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