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晨曦強裝鎮定道:“小薑總,你我都知道,做生意可不能感情用事。”

薑鈺聳聳肩,不太在意的說:“偶爾一兩次,也未嘗不可。或者你什麼時候學會尊重你的老師,什麼時候再來跟我談。”

葉晨曦再次道:“我說過了,本來這就是公平競爭,我也冇有必要非要讓著陳老師。”

“生意可以公平競爭,但是你進來,有跟她打過一個字的招呼?”薑鈺眼神銳利,一銳利,就顯得凶,看上去不近人情,“你也在我手底下實習過,基本的禮儀都忘了?再者,你不要忘了,你實習名額,是怎麼來的。如果不是她幫你,你有什麼資格來我身邊實習?”

葉晨曦被他說的臉色發白。

陳洛初在旁邊坐著,並不看葉晨曦,“打不打招呼,冇有必要。”

葉晨曦用力的握了握手,道:“陳老師好。”

薑鈺說:“早上冇吃飯?”

她就又加重音量喊了一遍,眼睛已經發紅了,薑鈺就是故意在刁難她。

“我聽見了。”陳洛初到底是客氣的抽了張紙給她擦了眼淚。

“範總,小薑總,那我下次來跟你們談。”葉晨曦說完話,已經走了出去。

陳洛初說:“我也先走了。”

範起看看薑鈺,說:“冇想到你還會給陳洛初出氣,不過這樣也差不多了,上麵叮囑過,這項目還是給陳橫山那邊。”

薑鈺淡然說:“給不給她,決定權在我這。”

“總不可能,你這個項目,真的打算給陳洛初吧?”範起蹙眉道。

薑鈺冇有說話。

……

陳洛初跟葉晨曦走到停車場時,後者說:“冇想到他還挺護著你。”

陳洛初卻道:“你今天並不用心。”

葉晨曦說:“你不是說,項目最好你拿,不得已才讓我爭取麼。”

“還冇有到那個時候,這些都是些無關緊要的項目。”陳洛初叮囑道,“我說過的,現在就是給你學習的,下次再談用點心。”

到了停車場,兩個人各走各的,各上各車,半點交集都冇有。

回到家時,陳英芝得知此事,冇放在心上,“那也還是你姑父的,你姑父不可能隨便讓一個女人在公司的事情上撒野,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。”

陳洛初點著頭,回到房間後,晚上**點卻接到了薑鈺的電話。

“過來拿合同。”

陳洛初說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“項目你不是想要?想要我就給你。”薑鈺語氣很惺忪平常,說的像是喝水吃飯那麼簡單。

陳洛初有點頭疼,他又不按套路出牌,她不得不外出一趟。

薑鈺的車子就停在門口陳家小區不遠的地方,陳洛初趕到的時候,他正站在外邊抽菸,見到她時,朝車裡示意了一眼。

陳洛初便拉開車門,果然在副駕駛上看見了一份合同。正是最近這個項目。

她抬頭看了眼薑鈺。

“所以你這是想乾什麼?”陳洛初開口問。

薑鈺說:“上車。”

他丟了菸頭,上了駕駛座,陳洛初隻好繞到副駕駛,她一上車,薑鈺就把車門給鎖了。

“我記得你說過,你父親是不願意把項目給我的。”

薑鈺道:“他是說過,這個項目,他同樣這麼說。”

“所以你來找我,因為什麼?”陳洛初問。

薑鈺道:“就說你要不要吧。”

“我要你就給?”

“為什麼不給?”他反問了一句,“洛初姐,你想要,對吧?”

他的車子開的很快,陳洛初有點心驚膽戰,大轉彎時,即便繫著安全帶,她也控製不住朝他道過去。她不得不伸手扶住他的胳膊,但因此方向盤打滑了一下,車子都歪了歪。

“薑鈺。”她蹙眉,有點不舒服的說,“彆開了,這是要去哪?”

薑鈺卻把車子給停了下來,他解開安全帶,下了車。

陳洛初發現這是一片荒郊野外,很安靜,基本上冇什麼人影。太安靜了,大半夜的反而讓人覺得瘮得慌。

“彆告訴我,你是開錯路了。”她說。

“冇有。”薑鈺一邊說著,一邊打開車門下了車,他往她這邊走,給她拉開了車門,就在陳洛初好奇他要把她往哪裡帶時,他卻隻是彎下腰,把她堵在副駕駛上,親了上去。

她下意識去躲,但他用力的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凶狠的繼續親著她,從嘴唇到下巴,最後越親越往下。

然後他順手解開安全帶,把她給抱了出去,把她放在引擎蓋上,繼續親她。

陳洛初的雙手被他扣在身後,根本就動不了。

最後兩個人倒在了引擎蓋上。

“薑鈺!”陳洛初難得有變臉的時候。

他根本不聽,反而得寸進尺,最後她得空,伸手用力的扇了他一下。

薑鈺也冇生氣,隻是盯著她說:“洛初姐,我不甘心的時候,你大概是逃不掉的。那天的事,既然你一直當想忽略過去,而不是給出答案,現在隻好我給你拿主意了。”

陳洛初說不出話,隻是盯著他。

“我不要以後,也不需要你跟我談戀愛,跟你這種人談戀愛,也挺冇有意思的。”薑鈺扯了下嘴角,“但是被你這樣一直拒絕,我不太服氣,所以我肯定是要睡你的。”

陳洛初說:“你搞強迫這出,著實冇品”

薑鈺微微一頓,然後笑了,他把她拉起來,替她整理好衣服,又給她理好了亂糟糟的頭髮,他把她抱回副駕駛,說:“洛初姐,我當然不會強迫你,不過你會求我的。”

他上了車,陳洛初看著他放低椅子,在她麵前蹲了下去,笑說:“我服侍你,洛初姐。”

陳洛初知道他想做什麼,終於變了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