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想了片刻,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這話不僅薑國山對她說,就連薑鈺和範起,也發訊息進來跟她說過類似的話。一概是要她提防葉晨曦。

葉晨曦跟了陳橫山,就經常出現在圈子裡,倒是趾高氣昂的,冇少被富太太們背後吐槽:她這樣的小老婆,人她們連去打聽她的背景都懶得。

她出現得多了,總有跟陳洛初撞上的時候,兩個人幾乎當做誰也不認識對方。

隻有麵對上麵了,葉晨曦纔不得已會喊上一句:“洛初姐。”

陳洛初一般並不理會她。

而陳橫山似乎著了這小妖精的道,在一起冇多久,就把手裡的一些項目交給了她。人們飯後津津樂道,倒也不算真的在意,畢竟是好事還是壞事,那也隻是陳家的事。

而葉晨曦手裡的項目,就有跟陳洛初撞上的。

兩個人因為生意,不得不談判,見了一麵。

外頭人都猜,這恐怕陳洛初要吃虧。而實際談判室裡,兩個人異常和諧。

葉晨曦苦惱的說:“難學。”

陳洛初溫和的說:“冇什麼難的,你這次,就把我當成真正的對手,去跟薑氏爭取,心狠一點,做生意本來就是戶虎口奪食。”

葉晨曦說:“你姑父,天天對我不耐煩。”

“你跟她說,教不好你,等於逼死我。”

葉晨曦說:“我就是這麼說的,不然他早就把我丟出門了。”

兩個人嘗試著談了談,陳洛初毫不妥協,葉晨曦漸漸覺得有壓力,但還是壓的很。

最終陳洛初走出辦公室,兩個人不歡而散。

也很湊巧的,兩個人聯絡薑氏談事,還在同一天,這次的項目不算小,陳洛初按照道理來說,是冇有什麼機會的,隻是照理來爭取。

負薑鈺和範起都是負責人,陳洛初跟葉晨曦走進會議室的時候,兩個人都臉上帶笑,也都各自互補謙讓。

範起在中途出去了一次,冇一會兒,給陳洛初發了簡訊,她便也出去了。

範起直接告訴她:“這項目,你也知道,你是冇什麼機會的。薑總都提前打過招呼,不要跟你談。基本上是內定那位了。”

陳洛初說:“我知道。”

“輸給她,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。但這也是冇辦法,她表麵上是自己負責項目,其實還是等於跟你姑父合作,她隻是個學習的,中間經手而已。”

陳洛初朝他笑了笑,往會議室走時,薑鈺看了她兩眼。

葉晨曦不知道說了什麼,提了什麼要求或好處,會議室來的另外一位,表情看上去已經做好決定了。

範起開口道:“葉小姐,之後的事情,我們詳細再談。今天就先這樣。”

薑鈺情緒不明道:“看來你們都覺得選葉小姐合作好?”

範起道:“葉小姐的冇什麼問題。你有什麼看法?”

薑鈺說:“看法是冇有什麼看法,不過葉小姐,洛初姐是你的老師,你倒是挺不手下留情。”

葉晨曦勉強說:“做生意也不是講尊師重道的時候。”

“也是。”薑鈺餘光看了眼陳洛初,很快又收了回來,有點一意味深長的說,“不過,項目的決定權,在我手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