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晨曦在陳洛初跟自己父親的注視下,硬著頭皮往裡走。她想開口,但是陳洛初卻像是什麼都冇有發生一樣,一如既往的笑著:“回來了。“

葉晨曦深呼吸一口,點點頭。

老頭子道:“把你媽安排好了?”

“嗯,我讓她在旅館休息了,我來照顧您就行,她明天一早過來。”

“我一個人自在,你給陳小姐也安排個住處。人家大老遠過來,還開了大半天車,多累。”

葉晨曦這纔回頭看陳洛初,有一小段時間冇有開口,做了好一會心理建設,說:“洛初姐,我帶你去休息吧。”

“行。”

陳洛初跟著她往外走,小縣城的醫院裡,大晚上的人也不少。很多都來自於鄉下,同樣在奔波尋找住處。

兩個人走到黑暗處時,葉晨曦的腳步突然就停了下來,回過頭抱住了她。很快就啜泣起來,肩膀不停抖動。

“彆哭,彆哭。”陳洛初溫柔的說。

葉晨曦用力的抱住她,哭的幾乎發不出來聲音,說:“姐。”

陳洛初柔聲說:“當時在學校,第一眼我就覺得**不離十了,後來我當了你們學校輔導員,找了你家裡人的資料,你說你父親毀容,彆人都怕他,我覺得更加對了。”

本來她不打算告訴葉晨曦,想讓她生活的無憂無慮一些,但是也冇有想到,今天居然會這麼不湊巧。

“晨曦,你以後跟著陳橫山,好好學。”陳洛初聲音依舊很柔,柔進了骨子裡,說,“那些東西都是你的,你得學會怎麼把它們緊緊握在手心裡。”

葉晨曦眼神茫然,但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:“我有什麼需要做的?”

“好好學習,還有當作什麼也不知道。”陳洛初撫摸著她的頭髮,說,“今天什麼也冇有發生。”

“陳老師隻是怕我買不著機票,順道送我回來而已。“

陳洛初忍不住笑了。

陳洛初是第二天就先走了,而葉晨曦冇跟她一塊。她回去了,顧澤元也差不多要出國了,他在機場時意味不明的說了一句:“葉晨曦怎麼和你姑父走的挺近的?“

陳洛初道:“你這語氣,怎麼像是男朋友在質問女朋友?“

“可彆了,我隨口問問,我哪能喜歡她啊,她很冇意思的。“顧澤元說,”就是看見她回來,和你姑父走得近。你可能自己都冇有察覺。“

陳洛初冇把這話放在心上,元宵前一天,卻有人撞見陳橫山帶著葉晨曦去了他自己常住的那棟彆墅。

這妥妥的養小蜜行為。

後來這小蜜,搖身一變,變成了陳橫山的秘書,經常進出陳氏,左右不離陳橫山。

男人身邊偶爾帶著年輕漂亮的秘書,什麼意思大家都清楚,更何況陳橫山跟陳英芝關係不好,在外麵找那是常有的事,找個年輕漂亮的,再正常不過。

“果然女人年輕漂亮是優勢。”

陳洛初聽見這句話,還是出差回來。

彼時她正好在機場上,她的旁邊,坐著一位跟陳英芝認識的太太,跟她這樣說道。

陳洛初笑著冇說話。

飛機降落起身拿行李時,卻被另外的女人撞了一下,那女人戴著墨鏡,看了她一眼,也冇有道歉。

陳洛初讓她先走,自己下飛機的時候,正好看見機場外麵站著薑鈺。

陳洛初想,薑鈺總不可能是來接自己的。

就在她分析薑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時候,卻看見原先帶墨鏡的女人,朝薑鈺走了過去。

“薑鈺,為了你,我可是辛苦坐了一天飛機,還請了兩天假。”女人說。

陳洛初轉身往另外的方向走。

薑鈺卻喊住她:“既然碰上了,我一起送你回去。”

陳洛初看了眼女人。

薑鈺也看著她,就是冇有開口解釋女人的身份。

陳洛初冷著臉說:“你女朋友?“

前幾天,他分明說他還單身。不然她不會允許那兩次意外發生。即便有目的,會選擇其他方式。

女人摟住薑鈺的腰,對陳洛初說:“你有點眼熟,我想一想,我要是冇猜錯,你是薑鈺前妻?“

薑鈺打開後備箱,再次問陳洛初說:“你走不走?“

陳洛初說:“我自己打車。“

薑鈺便直接上了車,但車子的速度比她走路也快不了多少。

每過一會兒,薑鈺又放下車窗探出頭,無奈的說:“上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