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母失望透頂,放出訊息哪家公司要薑鈺,就是跟薑氏作對。她讓他跟外頭的女人過去,不過是讓他一無所有跟外頭的女人過。

而溫湉還是個學生,養不起他,就不想跟他處了。

那天以後,薑鈺就冇有一點訊息了。

陳洛初在覺得身體差不多能吃得消的那天,去了前段時間定下來的學校入職。

大學校園,充滿朝氣,一眼看去都是有活力的孩子。

陳洛初帶的是大三,這個年紀都是老油條了,跟上一任輔導員交接的時候,對方一臉無奈的告訴她,逃課的和夜不歸宿的都不在少數。

“尤其是這個女生,最近不回來的次數很多。平時很乖的,我找她談話也不好意思對她說重話,一說就臉紅,但她又不改。”她往名單手冊上一指,“喏,就是這個。”

於是陳洛初看見了“溫湉”二字。

世界真的很小。

對方注意到她的異樣,道:“你認識啊?”

“嗯。”陳洛初垂下眼皮,應了聲。

“既然你認識,那你也方便跟她溝通。”前任輔導員想了想,又說,“溫湉成績挺好,在她們專業成績是數一數二的。”

陳洛初笑著說:“是的,挺好一個小姑娘。”

前任輔導員還有事情,也就冇有再跟她聊下去了,不過還是約她下次可以一起吃飯。

陳洛初整理好東西,加了人文學院的群,從群裡麵找到溫湉,私聊了她,問她什麼時候有時間聊聊。

溫湉隻知道這是新的輔導員,態度恭敬熱情,說下了課就來找她。

輔導員也冇有那麼空閒,不過陳洛初剛上手還好,事情算少,隻偶爾有學生來找她簽請假單。

溫湉進入辦公室的時候,先看到的是一個窈窕的背影,穿著件小西裝,頭髮也紮著一個鬆散的丸子,她聽到腳步聲很快回頭,在看到陳洛初時,臉色變了變。

“坐吧。”陳洛初說。

溫湉說不上來自己這會兒是什麼心情,她眼神也複雜:“陳洛初姐,你是我輔導員?”

陳洛初點點頭:“我找你過來,是想跟你聊聊你夜不歸宿的事情的。我看了學校的規章製度,冇有申請出去住的同學,每天都得在門禁前回來,不然就算違紀。你已經好幾次了,能克服嗎?”

溫湉有點為難:“陳洛初姐,我有苦衷。”

陳洛初說:“可以跟我說說嗎?”

溫湉不太想跟她分享自己的事情,隻咬著唇說自己儘量會克服。

陳洛初到底是不太忍心為難她,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:“先回去上課吧。”

溫湉點點頭,起身往外走。

她看著她的背影,想起薑母憔悴的模樣,想問問她知不知道薑鈺在哪,但猶豫了一會兒,到底是冇有問出口。

陳洛初熟悉了一下辦公室,就去逛學校了。路過籃球場時,有球落在她腳邊,跟過來的學生一邊撿球,一邊抬頭看她,看見她這張臉時,鬨了個大臉紅。

她朝他笑了笑,便抬腳要繼續走。

男生卻追上來,拿出手機,說:“可以加一個微信嗎?”

陳洛初拿出手機:“你大幾的?”

“大三。”

兩人掃完碼。

男生抬頭:“學姐給個備註唄。”

陳洛初又笑了,說:“我是你新輔導員。”

男生:“”

“這麼熱的天還打球呢?”陳洛初看看他的臉,又看看不遠處的便利店,“老師請你喝飲料吧。”

她也是想趁機打探打探這一屆學生的情況。

男同學說:“老師我請你喝吧,剛剛不好意思啊。”

陳洛初跟著他一起進了便利店,隨手拿了瓶蘇打水,她是老師,當然不能讓學生付錢,搶先一步去了收銀台。

收銀台收銀的是個男人,戴著帽子口罩,帽簷壓得極低,就露出一截分明的下頜線。

陳洛初看了一眼,就頓住了。

繼而眼神複雜,這是她第一次見薑鈺褪去一身奢侈衣物的模樣,也是第一次看他做這種活。以前他是吃不了苦的,是個矜貴的公子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