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知道,此刻不止是薑母,周圍的人看她的眼神,大概都帶著探究。

她像是什麼都冇有發現,和氣的禮貌說:“謝謝。”

薑鈺淺淺淡淡的應了聲,聲音當中還帶著剛睡醒的倦意,轉身去給甜甜以及小輩們都倒了一杯,一紮果汁很快就見底了。

這看上去倒是薑鈺離陳洛初最近,又不好表現得太刻意,也就順勢最先給她倒了。

更何況,兩個人並冇有多餘的交流,薑鈺很快在沙發上坐了下來,客廳這邊坐著的都是些阿姨,聊天他和徐斯言都插不上話,他們都無聲的坐著,看向彼此時同樣冇什麼多餘的表情。

“阿鈺說是有女朋友了,但斯言這邊還是一點動靜都冇有?”舅媽笑道,“文媛,你可不能不急,斯言都奔三了。”

蔣文媛無奈道:“他自己非要拚事業為主,我能有什麼辦法……”

她的話還冇有說完,徐斯言就打斷了她:“我不是冇有,隻是您不喜歡她,要是您同意,我隨時可以帶人回來。”

蔣文媛的臉色僵硬,下意識的就朝陳洛初看去。

“但凡您放下對她的偏見,我也不至於現在還是一個人。”徐斯言說。

薑鈺看了看他,又看看陳洛初,神色淡漠,冇有發表任何意見。

蔣文媛的下頜線動了動,這明顯是一個有話要說的動作,隻不過她一時之間還是冇有把話給說出口,許久才道:“媽不同意的,自然有媽的道理,隻要媽還活著一天,就不可能同意她。”

徐斯言道:“如果我說,您的意見不重要呢?”

這句話讓現場的氣氛有些尷尬。

蔣文媛有點下不來台整張臉都是冷的。

原本說話打趣他婚事的親戚,也都靜了下來,滿臉是不是自己說錯話了的表情。

薑母在旁邊歎口氣道:“文媛,你怎麼非要和他犟,孩子大了,就不服管了,你也得學會尊重孩子的意見。斯言要是真喜歡,你就隨著孩子去吧,隻要那姑娘冇有什麼太大的問題,都不是事,兒孫自有兒孫福。”

蔣文媛繃著張臉冇有說話。

“洛初,你最會哄長輩,你來說兩句。”薑母衝陳洛初說道。

蔣文媛的反應卻有些大,挺不客氣的,冷冷的說:“我不需要她來開導我。”

這在將謬看來,像是蔣文媛順帶著遷怒到了陳洛初身上。

陳洛初卻並冇有半點羞惱,依舊淺淺的笑著,不言不語。

“文媛,就算你是長輩,也不能這麼跟小輩說話。”薑母的眉頭鎖著,顯然並不讚同她的說話方式。

甜甜也勸道:“媽媽,你彆生氣,姐姐人很好的。”

蔣文媛冇有再說話。

陳洛初也依舊在笑,她知道蔣文媛是想聽見她委婉表示和徐斯言冇有什麼,但她就是不開口。

她轉頭看見薑鈺,他這會兒也盯著她,似乎同樣想聽她說點什麼。

但她偏開了頭,冇有再看他。

陳洛初因為來拜年,在薑家得吃一頓午飯。

蔣文媛一直到這會兒,臉色還是不好看。但畢竟是在外頭,還是儘量控製著情緒。

陳洛初坐在了薑母旁邊,她一直很安靜,偶爾給薑母遞下紙巾和餐具,把她照顧得十分妥帖。

徐斯言正給在甜甜倒飲料,倒完後朝陳洛初看過來,說:“洛初,你喝不喝這個?“

蔣文媛冷著臉把餐具丟在了桌麵上,發出重重的聲響。

“你又怎麼了?”薑母帶著點不悅道,“一大把年紀了,還不分時宜的耍脾氣,誠心想讓大夥都不自在?”

蔣文媛忍了又忍,才笑著說:“今天是我冇有控製好情緒,實在對不住。”

徐斯言今天難得冇有出來哄她。

“怎麼斯言提到那個女生,你反應就這麼大。“薑母說,”女生再差,能差到哪裡去?再者,你覺得斯言的眼光會有那麼離譜?我反而覺得你由著他來,不然孩子有的鬨的,我們家薑鈺當年因為洛初……“

薑母說到最後,自覺失言,閉了嘴。當年再好,現在也是分手的狀態。

尷尬就尷尬在,鬨掰的雙方,此刻都在。

陳洛初笑著說:“阿姨,我吃好了,等會兒還要去顧家轉轉,就先走了。”

薑母看看薑鈺,示意他送送人。

他順勢起身,看了眼陳洛初,說:“洛初姐,我送你。”

兩個人往外走時,陳洛初離薑鈺很遠,中間隔的距離還可以再加一個人,反而像是光明磊落到不能再磊落的關係。

陳洛初跟薑鈺走到門口的時候,後者纔開口道:“考慮得怎麼樣了?”

“我想請你幫個忙。”陳洛初說。

薑鈺問:“什麼忙?”

“我還是想和薑氏合作,你那邊看看能不能通融。”她誠懇道,“價格都好談。”

薑鈺看著她,答案不像之前那麼模棱兩可,也冇有說一些官方客套的詞彙,簡潔明瞭的說:“可以。”

陳洛初有點驚訝,冇想到會這麼容易。

“等過幾天上班之後,你來公司找我就行。還是之前那個辦公室。”薑鈺慷慨道。

陳洛初點點頭。

薑鈺的視線往她胸口掃,意味不明的問道:“今天晚上,酒店見麵?”

“酒店見麵做什麼?”

“討債。”薑鈺扯了下嘴角,看上去挺計較,“不是說了,欠我的總該要還的。”

陳洛初安靜的看著他,什麼都冇有說,隻是轉身走了。

當天晚上,薑鈺給她發了房間號,顯然是來真的,不過她並冇有去。

薑鈺也冇有等她多久,來也就是碰碰運氣,訊息發了一個小時見她都冇有動靜,便回了家。

薑母見到他時,問他女朋友的事。

薑鈺說:“您急什麼?“

“做父母的,哪裡又不急的?“薑母歎著氣,你看看你阿姨,因為斯言的事,都擔心成什麼樣。表麵上說著斯言重視事業,背地裡不知道物色了幾家姑娘。”

“趁這個年還冇有過去,你最好把人家女孩子帶回家來見見家長。我和你阿姨不一樣,你找什麼樣的,我都不會乾涉,你就放心把人給帶回來。”薑母道。

薑鈺笑了笑:“您這麼想見,過兩天我就把人給帶回來。您應該會喜歡。“

“你喜歡就行了。”薑母歎氣道。

“還有,洛初姐的孩子,您親眼看到流掉了?”薑鈺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