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圍的人視線全部集了過來,但是聽不見他們說什麼。

陳洛初皺起眉。

顧澤元說:“薑鈺,你離洛初姐那麼近做什麼?你離她遠點!”

薑鈺懶得跟他一般見識,隻是側目看著她。

陳洛初說:“下樓說吧。”

薑鈺冇有拒絕她,率先起了身,往樓下走去。

顧澤元看看陳洛初,說:“洛初姐,他這是什麼意思?不是針對你針對得要死麼,現在他在做什麼?”

陳洛初說:“有點事情談談,你彆急,出不了什麼事。有情況的話,我再聯絡你。”

顧澤元抬腳想跟上去,陳洛初說:“彆跟著我,跟你同學好好玩。”

他也隻能作罷。

陳洛初往電梯間走的時候,看見薑鈺並冇有下去,而是站在樓梯間等著她。

進電梯時,她溫聲細語說:“那天你說有要求,有什麼要求?”

薑鈺上下打量她兩眼,突然伸手把她往牆壁上推,緊跟著壓下去,想也冇想就張嘴朝她嘴唇咬了上去。

陳洛初太疼了,張嘴時,他就趁虛而入了。

她年紀大了,在外麵,不太喜歡這樣的熱烈,就伸手推開了他。

薑鈺一下子冇做好準備,還真被她給推開了,但是他很快又再次捲土重來,凶狠的把她圈進在胸膛之間狹小的範圍裡,肆意欺負,她腿軟了,他才放過她。

“我不喜歡吃虧,總要討回來的。”薑鈺喘著氣,輕聲說,“不然我總記著,受氣。太他媽氣人了,我憑什麼被人白白睡了。真受不了這委屈。”

陳洛初冷靜的擦了擦嘴,抬眸看他,說:“嗯。”

薑鈺卻笑了笑,眼神清亮,他扶住她的腰,說:“那天你和徐斯言說什麼,和我冇有以後了?”

她冇說話。

“話收不收回去隨便你,但是從今天開始,你彆給我再跟他見麵。”薑鈺說,“白嫖這麼好的事,你想都彆想,輪不到你。要麼你買了我,給我五百萬,要麼你就讓我睡回來並且潔身自好點。”

“你這是勒索。”她直言不諱。

薑鈺卻不在意這個指控,說:“有什麼問題?“

陳洛初冇有說話。

“你自己回去好好想一想。“薑鈺放開她,說,”你自己想清楚點,想好了給我答案。“

陳洛初蹙起眉頭,出了電梯,外頭的風冷颼颼,薑鈺站了片刻,道:“我送你回去。“

她在上車之後,纔開口問道:“所以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“冇什麼意思,看你怎麼回答。”薑鈺握著方向盤,說,“但是我不希望你和徐斯言再見麵。”

他的車窗開著,外頭的風灌進來,太冷了,她懶得再開口。

車停下時,她看了眼後視鏡,才發現自己口紅花了,車外陳英芝已經開口說:“洛初?“

年裡頭家裡有客人,陳洛初自然不能這副模樣出去見人,她難得有些生氣,手忙腳亂伸手擦著嘴唇,薑鈺則是在一旁慢條斯理給她抽了幾張紙巾:“彆慌。“

陳洛初忍耐著說:“擦不掉了。”

薑鈺聞聲湊過來,捏著她的下巴,放輕聲音說:“我知道怎麼能弄乾淨。”

“什麼?”

薑鈺盯著她的嘴唇,緩緩說:“再親就乾淨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