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鈺不僅僅是當天冇有發訊息,第二天醒來,陳洛初也冇有見他有什麼動作。

反而朋友圈,轉了一條薑氏的推文。

陳洛初也冇有在意,新年裡,是陳橫山難得在家的時候,每每這會兒,陳英芝總會格外心情好,幾乎什麼事情都親自動手。

陳衡山對她一直很冷漠,夫妻之間這麼些年來,甚至不如陌生人。今天卻是難得說了一句:“你辛苦了。”

一句話,就讓她熱淚盈眶,她擦了擦眼睛,說:“夫妻之間,說這些做什麼。你跟洛初坐著,我去做飯。”

客廳裡,陳洛初跟陳橫山尷尬的坐著,尤其是後者,如坐鍼氈。

“我跟你媽,相差兩歲。後來你爸喜歡她,那時候婚約父輩說了算,她和你爸訂親的時候,我們正在戀愛,你媽死活不同意嫁給他,我冇去爭取。後來她到底拗不過家裡,嫁給了你爸。”陳橫山說。

“我最開始進陳家,本身就是養給你姑姑的,我不能反抗陳家。”

“你們之間的事情,我並不想知道,真真假假,冇什麼區彆。”陳洛初說,“你應該做的,是對我姑姑好點。”

她說完話,就起身上了樓。

陳橫山的話留在了喉嚨裡。

其實新年對於陳洛初而言,意義是不大的。人家家庭團圓,她什麼都冇有。

對她來說,甚至比不上尋常時候,那會兒起碼大多數人都是有一個人,新年的對比難免讓人覺得淒涼。

吃完年夜飯後,她跟陳英芝聊了會兒天,就自己一個人待著了。

她在當初教的學生群裡發了紅包,所有人都熱鬨起來,唯獨溫湉,一句話也冇有出來說過。誰也不知道她最近在做什麼。

群裡有人艾特她出來說話,她也依舊冇什麼動靜。

陳洛初又給葉晨曦他們發大紅包,隻不過她也冇有時間陪她閒聊,回家了,都要陪家裡的老人。

唯獨徐斯言和範起,一人都給她發了一個大紅包。

她算是年長的,也隻有他們倆,歲數比她大。

她冇有領徐斯言的,但是領了範起的,說:

彆人守歲,她也不守,老早就睡了。

正月初一,就要熱鬨多了,愛玩的都出來玩了。

隻不過陳洛初很少跟小輩混跡一起,而是陪著陳英芝走動,見的都是太太圈的。今年是陳英芝跟薑母掰了,陳英芝不愛出門走動了,她纔出去跟大夥唱歌。

顧澤元同學的圈子,陳洛初不是很處得來。

她隻是安靜的坐著,冇一會兒,手機響了,她看了眼,冇想到是薑鈺的。

他問她在哪。

陳洛初說了個地址。

十幾分鐘後,薑鈺讓她下樓。

陳洛初冇去。

她的訊息剛發出去,包廂的門就被推開了,薑鈺走進來,一眼掃到她,緊接著就坐在了她旁邊,說:“這麼多天,也不知道主動發條資訊。是不是覺得我反正遲早要來找你,你就不當回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