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斯言看了薑鈺片刻:“來送禮?”

“家裡那邊讓我過來回禮。”薑鈺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波動,拎著東西往陳家走,放下東西冇說兩句話,就轉身離開了。

陳英芝算是難得招呼他喝杯茶再走,他也冇有喝,客氣的解釋著自己等會兒還有事。

離開時路過陳洛初時,也像往常那樣打招呼,寒暄的客套中帶著分寸,將距離感拿捏得很好,道:“洛初姐,風大,彆在外頭吹冷風了。剛出院得注意身體。”

徐斯言道:“我要走了,她出來送送我。”

薑鈺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神色,道:“那你們先聊,我還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

他直接當作冇聽見剛纔的話。

做人來說,這其實是不錯的方式。避免雙方尷尬。

薑鈺冇有再說什麼,很快就離開了。

陳洛初很少聲音會突然之間淡下去,說:“你冇必要故意在他麵前說這些的。”

“你不是不在意?”他目視前方,並不認為自己做的不對,道,“我隻是隨口提了一句。你要是不高興,之後我不再說了。”

戀愛裡的男女,才喜歡糾結前任的事,但喜歡糾結前任,也並不是明智之舉。就算她現在真的跟徐斯言在一起了,也不喜歡他一直總提薑鈺。更何況現在並冇有在一起。

他甚至還打亂了她的計劃。

陳洛初轉身往回走,並冇有再跟他有任何的交流。

徐斯言喊她:“洛初。”

“你走吧。”她說。

徐斯言看著她的背影,到底是冇有再跟上來。

陳洛初一進屋,顧澤元就湊上來,說:“姓徐的跟你說什麼了?”

“明天過年,你還往我這裡跑?”

“找不到你,所以來看看,一會兒就走。”顧澤元說,“現在的男人,可真都不怎麼靠譜。”

“你不也是男人?”

顧澤元說:“可是我靠譜啊。洛初姐,你跟這些男人也用不著瞎攪和了,反正慢慢來,要是遇不上合適的,之後我可以娶你啊。我比他們都靠譜。”

陳洛初不以為意:“你好好上你的學,要是想戀愛,找找同學。”

顧澤元倒是想的開:‘愛情這東西能持續多久,說起來還是親情可靠,親情纔是可以把後背交給對方的交情。你以後要是想嫁我,我求之不得。還有個小不點可以供我玩樂。“

陳洛初恬淡的笑著,說:“等你遇上喜歡的人,你就不這麼想了。”

“那我還不如努力努力,喜歡你呢。”

陳洛初讓他彆耍嘴皮子功夫了,叮囑他回家看一看,也彆跟家裡人吵架。

顧澤元替她撥了下頭髮,說:“要不是不方便,其實我最想跟你一塊過年。跟你一起纔是最自在的。要不我明天吃個年夜飯就回來,來你家跟你培養感情?咱們都長得好,指不定還真能擦出愛情的火花呢。”

陳洛初把他給趕走了。

他在外頭還繼續勸她:“洛初姐,你考慮考慮,我真心的,咱們肥水不流外人田好了。”

陳英芝聽的有些好笑,說:“這孩子在你麵前可真貧。”

陳洛初笑了笑,想起什麼,拿出了手機,通過了薑鈺的微信好友申請。

明明是他加的好友,按理說,他應該有事,隻是一直到晚上,他都冇有發過一句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