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即便薑鈺在辦公室跟範起說的那句“用項目討好女人”也是在背後,並不是故意說給她聽的。他壓了聲音的。

“我冇時間去想談戀愛的事,一切順其自然。”她也冇有立刻否認範起。

薑鈺看了看時間,客氣問了一句:“需不需要我送你?”

“不用了。”她拒絕道。

薑鈺便點點頭,很快離去,跟另外的高層打招呼去了。

陳洛初看著他跟其他人相談甚歡的模樣,好一會兒才收回視線。

薑鈺確實跟之前有些不一樣了,就算他半點跟她交朋友的念頭都冇有,半點利益不肯便宜她,但是表麵上,他依舊能表現的把她當成好朋友的模樣。

禮儀周全,底下是疏離算計。

一個成熟的、但是女人最好得望而卻步的男人,大抵如此。

整場下來,顧越半句話都冇有插進來,隻是在薑鈺走了之後,看了眼陳洛初,有些底氣不足的說:“洛初姐,薑鈺哥看著挺陌生的是不是?”

陳洛初淺笑著:“人都是會變的。”

顧越想反駁兩句,可是並冇有找到適合的話,便放棄了。

薑鈺跟陳洛初也不止一次遇見,每一次,表麵上都維持的挺好,薑鈺客氣,陳洛初比他更加客氣。

幾次下來,就連陳英芝也說,現在兩個人這種相處方式也挺好,比之前那種隱隱的敵對狀態要好多了。畢竟陳洛初做生意了,冇有必要樹敵,多一個朋友多條出路。

隻是陳洛初挺無奈的,兩個人當著大夥的麵客氣的時候,她刻意的半開玩笑說:“之後薑氏要是有合作,能不能考慮考慮她。”

她想,當著大夥的麵,他應該不會拒絕她。

薑鈺當場就答應了,說:‘行啊,都是朋友,隻要有合適的項目,我立刻就聯絡你。洛初姐你做生意也不容易,能幫的我肯定也就幫了。“

隻是答應的好好的,人後就冇有下文了。

薑鈺的場麵話,說的極其漂亮,項目適合不適合,自然也是他說了算。

他和徐斯言的關係也緩和了不少,徐斯言幾次和她打電話,都說是在家族聚餐,電話那頭,能傳來薑鈺和他閒扯的聲音。

轉眼間薑鈺就回來了一個月,而顧澤元也放假回來了。

男生在大學裡就逐漸開始成熟,這一次回來,顧澤元看上去像是一個男人了,長得又格外英俊提著行李箱朝陳洛初跑過來的時候,機場裡無數人側目圍觀。

“洛初姐,我這次回來,給你帶了禮物。”他故作神秘,“你猜猜看是什麼?”

陳洛初說:“千萬可彆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。“

顧澤元勾起嘴角笑了笑,一笑起來像個痞子似的,他摟著她的肩膀往車上走,說:“咱們先回去,回去了再給你看。“

陳洛初無奈說:“澤元,我又不是你兄弟,你跟我勾肩搭背做什麼?”

“這不都是自己人,有什麼可講究的?”

顧澤元直接跟她回了陳家,像是自己房間一樣的躺在了她的大床上,神秘兮兮的掏出手機,說:“洛初姐,你看了之後,可千萬不要哭。“

陳洛初說:“我不會。”

顧澤元便點開了視頻。

視頻裡麵,先是漫天雪景,然後一個小娃娃出現,特彆小特彆小一個,比一般的小孩子都要小一號,臉色也很蒼白,穿著厚厚的衣服,兩條小短腿搖搖晃晃的走著路,顯然是剛學會走路冇多久,冇一會兒,發現攝像頭了,歪著腦袋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