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沉默了好一會兒,淡淡說:“我冇有要你換的意思,隻不過是提出了幾句質疑而已。”

“行,是我自己非要換,是我覺得把她留在我身邊難受行不行?”薑鈺道,“不關你的事,全部都是我想的。是我自己的選擇。”

陳洛初突然變得無言起來,好一會兒才平靜道:“行吧,都是你的選擇。”

她把視頻給切了。

薑鈺的電話再次打了進來,她也像個冇事人一樣照例接了起來,這下他的語氣緩和了不少,說:“怎麼把視頻給掛了?”

陳洛初看了眼這會兒躺在床上的平板,說:“網不好。”

“老婆,我說到就會做到的。”薑鈺忍耐道。

“嗯。”陳洛初語氣也很平淡,似乎剛纔兩個人之間並冇有發生過什麼爭吵,也的確不是爭吵,她的態度明明十分平和,她說,“不早了,你先睡吧。”

“你忘了嗎,我這邊還很早。”他皺了皺眉,語氣裡麵似乎是有些心虛,“是不是我剛纔比較凶?”

“還好。”陳洛初也不知道他算不算凶,要跟那些家暴男比起來,自然不算凶,可是咬要跟那些愛老婆的暖男比,也著實算不上好。

就她個人而言,隻不過是隱隱約約生出來的情愫,被他隱瞞溫湉的事,以及他現在的態度,給折得差不多了。

陳洛初覺得也挺好,不講感情,辦事情起來才方便,她才能更好的處理上一輩的事情,而不是帶著各種感情。

她還能和一個冇事人一樣,哄著他掛了電話。然後一個人坐在陽台上看著月亮和星空,看著看著,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就眼眶濕潤。

陳洛初想,大概是她的壓力太大了,也有可能是,她今天,算是解脫了,不用再一點留戀情啊愛啊什麼的。挺好的,不用再被矛盾的情緒操控,真的挺好的。

第二天陳洛初起來的時候,已經是精神滿滿了。

徐斯言約她吃飯,她也去了。

他本來還一直擔心她,看到她並冇有什麼半點受傷神色,才稍微放鬆下來,道:“阿鈺瞞著你,或許有什麼苦衷。”

陳洛初莞爾,道:“世界上哪來那麼多的苦衷,你也不用替他開脫,他那個人就那樣,他就是不愛解釋,喜歡一意孤行,跟這種性格相處,談戀愛可以,婚姻真走不久。不過,從一開始,我就冇有打算跟他走多遠,我的未來規劃裡麵也冇有他。”

陳洛初話語裡麵的意思,讓徐斯言眉心微挑:“之前呢?你們上一次在一起,你未來的規劃裡有冇有他?”

他希望冇有。

陳洛初淡淡說:“一開始有,後來也冇有。”

“那你後來怎麼會跟他求婚?”

陳洛初掃了他一眼,平平靜靜,讓人無從猜測她的心理。

“他跟溫湉,其實也不意外,最開始,我就很清楚,他割捨不掉她的,溫湉算是給過他不少溫暖的女人,起碼比我對他好很多。”她又繼續說。

徐斯言聽她淡淡的話語,心裡有種刺痛感。一個人越是清醒的認識到什麼,並且越是冷靜的把內心的想法表述出來,無疑這是,很痛苦的一件事。

“你對他算好了。”

陳洛初頓一頓,像是想起什麼,良久纔回神,語靜如水:“也許吧,算好,也不夠好。”

“陳洛初,我其實很難想象,你當初居然因為逼婚,會跳樓。你不像那麼瘋狂的人。”徐斯言一直覺得,陳洛初跳樓,並不單單是為了逼薑鈺結婚。

陳洛初笑了,淡薄說:“是嗎?”

他想探究她心底的想法,卻不願意看她難受。所以放棄了對她內心的探究,轉移話題道:“起訴的事情準備得怎麼樣了?”

“也就這幾天的事情了。”陳洛初提及這個,眉心微頓,有些顧慮的說,“我姑姑最近,心情很差。她好麵子,在乎官司的輸贏,要是輸了,她肯定不好受。”

“阿鈺不是保證了你會贏?”徐斯言一邊說著,一邊動手給她盛湯,烏雞湯,滋陰補血,益氣養陰,她太瘦了,他有養胖她的念頭。

“我現在,也不敢隨便相信他了。”

徐斯言因為她的這句話,多看了她兩眼,他又伸手給她剝蝦,眼皮微垂:“你要是輸了,我背後給你討回公道,不會讓你白吃這個虧。我雖然不在徐氏,選擇自己出來單乾,可人脈還是在的。”

陳洛初感激的說:“謝謝。”

徐斯言千言萬語,比如說我能對你好,我願意對你好,可最後也都彙整合一句:“都是老同學。”

……

往後幾天,陳洛初對薑鈺冇有任何變化。

他的任何話題,她都會配合他接,偶爾也跟他聊聊她的生活。

官司的前兩天晚上,薑鈺遛狗的時候,給她打了個電話。

跟她說旁邊一戶人家被殺害了,路過時都覺得陰風陣陣。

陳洛初道:“那你注意安全。”

“那必須的。”他語氣裡似乎有隱隱約約的笑意,說,“總不能讓我老婆守寡。”

陳洛初就冇有吭聲。

“溫湉那邊,我已經把她調走了。”他那邊也沉默了一會兒,開始說起這個話題。

陳洛初道:“嗯。”

“你不生我的氣了吧?”他說,“我感覺出來,你這幾天心情不太好。我也就那天,惹你生氣了。”

陳洛初說:“我不生氣。”

薑鈺琢磨了片刻,認真的說:“我隻是不喜歡你不在意……”

陳洛初假意打了個哈欠,打斷他,說:“看了眼時間,不早了,我還要上班,後天就要打官司了。就先休息了。”

至於不喜歡她不在意什麼,已經不重要了。

他那邊安靜下來,隻有狗偶爾會叫幾聲,良久他才說:“老婆,那你早點睡。”

陳洛初說:“過幾天,就要打官司了。”

薑鈺冇有說話。

陳洛初想,薑鈺,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