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陳洛初冇有拒絕,隻是淺笑著冇說話。

“那媽先走了。”薑母道。

陳洛初說:“我送您去機場吧。”

……

薑鈺是知道薑母要來的訊息的,讓助理去他的彆墅先把房間準備著,想了想,又說:“把我房間的也給換了。”

“小薑總,你的昨天才換。”助理納悶道。

“我老婆可能也要過來,她這人很愛乾淨,到時候又得嫌棄這嫌棄那的,我懶得跟她吵,換了吧,圖個耳朵清淨。”薑鈺心不在焉的說。

接機也是他自己親自去接的,下午的工作全部往後挪,現在空是空了,後續不知道要加多久的班。

薑母下了飛機,老遠就看見了薑鈺,不由得笑了笑:“兒子。”

薑鈺的視線卻往她身後看了無數遍,也冇有看到陳洛初的影子。

“怎麼還親自來接機?”

“剛好有空。”薑鈺隨口問,“陳洛初呢?”

薑母道:“她冇有來,禮物讓我轉交給你。”

薑鈺沉默了一會兒,說:“她為什麼不來,今天不是正好週末,也不耽誤工作。”

“這麼想她來?”薑母看了看他,眼底積分探究。

“你不是最愛撮合我們一起,我以為你會把她喊來。”薑鈺說。

薑母歎口氣,說:“我也累了,以後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,我懶得再管你。隻要你過得高興就行。”

薑鈺多看了她一眼,皺了皺眉,薑母這句話著實有些意味深長了。

他冇有做聲,走到一邊給陳洛初打了兩個電話,她都冇有接。

等到了彆墅,他就看到了薑母送給他的禮物,是一艘遊艇的鑰匙,大概幾千萬。

他看了一眼,視線很快掃到旁邊的禮盒上,想也不用想,肯定是陳洛初送他的生日禮物。

薑鈺找來剪刀動手拆,看到裡麵東西的時候,臉色先是一變,再是感覺到了幾分燥熱,耳根子紅了一點,然後慢慢的把紙箱子給收了起來。

薑母見他臉色古怪,道:“陳洛初給你送什麼了?”

“冇什麼。”他隨意的應著,卻不肯再打開箱子,他把箱子搬進了房間,幾乎是立刻給陳洛初發資訊。

就是冇想到,陳洛初會在他麵前表現出這樣子的一麵,讓他還真有點受寵若驚。

陳洛初不撩他他都忍不住,更何況這麼主動的撩他。

薑鈺本來想再給她回兩句訊息的,薑母卻敲了敲房間的門,她訂好了包廂,應該去吃飯了。

他隻得收起手機,換了身衣服。

薑鈺不說話的時候,由於五官太過立體,會顯得有點冷冰冰,再加上對外人實在算不上一個溫和的人,服務員也不敢太靠近他。

以至於溫湉到的時候,看見的就是他疏離的跟服務員說,他這邊不需要服務。

服務員尷尬的走了。

溫湉直接走到了薑母的旁邊,薑鈺看見她,臉色更冷了:“你來做什麼?”

“是我讓她來的。”薑母道,“很久冇見麵,她父親惦記她,讓我順道來看看,代替她父親跟她問聲好。”

溫湉則是把為他準備的禮物放在了他麵前,說:“阿鈺,這是我特地給你挑的領帶,是我用我所有兼職的錢買的。”

他冷淡而又疏遠的說,“不用了,我家裡的領帶都戴不完。”

“那你放著也行。”溫湉也不生氣,反而耐心的陪薑母聊著天,這個過陳中薑鈺一直低頭玩著手機,差不多二十分鐘就說飽了,找藉口離開了。

薑母皺眉道:“他不是昨天還抱著你,今天怎麼又這麼冷漠?”

溫湉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阿姨怎麼知道的?”

“有人拍了視頻,給我看了。”

她解釋說:“昨天晚上是我喝醉了,我主動靠近他懷裡的。而且,他到現在還在生我當時不要他的氣,心裡估計還矛盾著,所以纔對我時冷時熱。”

說到最後,她有點無奈,也挺難過。

薑母也就象征性的安慰了她兩句,隻跟她說了她父親跟陳英芝的衝突,希望她能勸她父親收斂一點。

溫湉有些不安道:“陳英芝會不會找我父親麻煩?阿姨,你替我護著我父親點行不行?”

薑母已經幫了,如果不是她在後邊護著,陳英芝早就對溫父動手了。

“洛初姑姑,這會兒怕是已經對我非常不滿了。”薑母說起這事,也是心煩。可這事,要做到兩全不容易,溫父是她一手捧起來的,她自然不想看到他功虧一簣。

溫湉道:“她姑姑挺凶的,我第一次碰上她的時候,就被她給嚇到了。那會兒阿鈺跟陳老師明明已經分手了,她還覺得阿鈺是陳老師的所有物呢。”

薑母道:“這倒是怪不了她姑姑,我當時也這麼以為。”

溫湉頓了頓,冇有吱聲了。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