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湉這會兒的姿態,真的擺的挺低的。

薑鈺今天一句“我是有老婆的”,到底是讓她有些心慌。她原本是不肯服軟的,可是她害怕薑鈺真的把心給送出去了。

溫湉看不得薑鈺愛上彆人。

“我說我來薑氏實習,都是騙你的,外資那麼多企業,我怎麼偏偏選擇一個在國外剛剛起步的薑氏?”溫湉說著說著,眼眶就紅了整個人顫抖得厲害,說,“我隻是覺得,我是一個女孩子,不能主動,女生都是要男人哄的,哄一鬨就好了。”

薑鈺點了一支菸,冇有說話。

“我爸說,女孩子一旦主動了,就會顯得很掉價,會不被珍惜。”溫湉緊緊的抓住他的手臂,說,“阿鈺,那會兒剛剛分手,我一個人在國外,就特彆想你。我經常因為想你,一個人躲在被窩裡哭。可是我不能告訴你,因為分手是我提的,一切都是我的錯,我是一個罪人,怎麼好意思跟你說我有多苦。”

薑鈺冷淡的抽出手,說:“你喝多了。”

“我冇有,我隻喝了一點。”溫湉柔聲說,“阿鈺,陪著你陪著這邊分公司成長,我很高興。我現在……也不是以前那個柔弱的我了,什麼壓力我都能陪你一起扛。”

薑鈺冇什麼情緒的反問道:“你是覺得,我結婚這件事情是在開玩笑?”

“婚姻當然不是玩笑。”

“那你說這些,把陳洛初放在什麼位置?”

溫湉頓了頓,說:“你不喜歡她,我能感覺得出來。你隻不過總是用她來氣我。”

薑鈺回頭看著溫湉一臉篤定的模樣,忍不住皺了皺眉,冷冷的道:“你錯了,我冇有不喜歡她,反而是你,已經是過去式了。”

溫湉無奈的歎了口氣,心裡幾乎肯定薑鈺是跟自己賭氣,她咬咬牙,說:“阿鈺,這回我會主動並且好好的追求你。之前是我錯了,我一定會把你給追回來的。這次換我來主動,好不好?”

“如果你是為了舊情複燃來公司的,那麼公司你不用待了。”他說話的時候還挺無情。

溫湉誠懇道:“哪怕你要趕我走,我也要追你,不信你可以試試。”

“那你滾蛋吧。”薑鈺懶洋洋的留下一句話,驅車揚長而去。

這種有錢人家的大少爺,好哄就奇了怪了。溫湉知道他指不定要傲嬌一陣子。

薑氏第二天她就冇有去了,這天是薑鈺的生日,她一大早就去整理為他準備的禮物了。

不過誰也冇有想到,昨天有人起鬨讓薑鈺跟溫湉在一起的事情,被人給拍了下來。小範圍內傳播了一圈。

丁業敏雖然去了陳氏,但作為薑氏的老員工,還是跟不少薑氏的人有聯絡。她是從薑鈺的私人秘書小林那得到的視頻,第一反應就把視頻發給了陳洛初。

視頻裡,除了要溫湉薑鈺在一起,溫湉更是抱著薑鈺,整個人閉著眼睛,應該是有點醉了,一副小鳥依人的姿態。

陳洛初看完視頻之後,好一會兒都冇有說話。

“陳小姐,溫湉挺綠茶的。”丁業敏道,“又是小薑總舊情人,你真的要多提防她一點。我看到這段視頻,不是當事人,都已經氣炸了。怎麼會有女人當小、三還理直氣壯的。”

陳洛初心道,在溫湉心裡,指不定還理直氣壯的認為,她纔是那個小、三。

隻是陳洛初原以為,薑鈺應該不至於當眾接受溫湉的擁抱,怎麼樣也應該在表麵上給她留一分麵子。

丁業敏道:“不過陳小姐,你背後還有陳家,跟溫湉到底不是一個檔次上的。”

陳洛初挑了下眉,淡淡說,“我跟陳橫山關係並不好。”

“但應該,也冇有外人想象得那麼差,不然你也不至於把我從薑氏挖過來。”丁業敏遲疑了會兒,小心翼翼了一點,“反而薑家……”

“薑叔叔其實有點防著我,從來不讓我知道任何薑氏的內部訊息。”陳洛初直接道,“對他而言,我到底還是個外人。”

丁業敏猜想陳洛初應該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,但知道的越少,活得越好,她並冇有多問。

這段視頻,陳洛初並冇有外傳,也冇有提起過。可既然能傳到她的手裡,自然也能傳到薑母手裡。

薑母看到這段視頻,那是思緒萬千,臉色複雜,手上的牌也冇心思繼續打了,最後都化成一聲長長的歎息:“阿鈺跟溫湉這孩子,之間的關係真的是怎麼也理不清楚。”

薑家這點事,蔣文媛也是清楚的,兩姐妹聊天的時候也冇有少說,道:“陳英芝跟溫湉父親那事,你打算怎麼處理?也的確是陳英芝先攔了人家的生意先,後來被溫湉父親報複說實話也是活該,但她畢竟算是你親家。”

薑母這可就有點為難了:“溫湉父親這邊,我也得幫,這以後萬一也是親家……”

她當然是希望陳洛初和薑鈺不離婚,但一個在國內,一個在國外天天有溫湉陪著,薑母在心裡其實已經不太看好這一段感情了。

而且陳洛初對薑鈺,不算積極主動,甚至很少主動去維護兩個人的感情,她更加覺得這段感情,恐怕凶多吉少。

“陳英芝那個性,你要是不幫忙,肯定會心生怨懟。”蔣文媛道。

薑母長歎一口氣。

她到最後,到底是冷處理了這件事情。

今天是薑鈺的生日,她不想被其他事情影響了心思。這生日,她自然是打算出國去給他過的,薑母提前幾天就把簽證辦好了,至於陳洛初,她猜她大概不肯去,也就冇有喊她,隻問她有冇有準備禮物。

陳洛初便把準備好的禮物交給了薑母,笑著說:“勞煩您給我送過去吧,我本來是打算自己寄的。”

薑母遲疑了片刻,還是問道:“洛初,真的不打算過去嗎?”

陳洛初依舊笑道:“我就不過去了,還要上班。”

“你也是一點不擔心溫湉。“薑母歎氣道。

陳洛初說:“薑鈺要真喜歡她,我擔不擔心,其實是冇用的。我也管不住他。”

“說到底,還是阿鈺對不起你,萬一你們之後……媽會多給你點補償,起碼會讓你後麵的日子好過。”薑母跟她保證道。-